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1-11-21

1

请宽恕我的懒惰,忙碌不该是我没有更新周记的借口,初刻是慢生活。

2

手机阅读已成习惯:即便读《乔布斯传》,也是iphone上的唐茶版。

一早在路上,读韩寒博客,一篇文章还能有百万点击的,放眼望去,只有韩寒。

其最新博文《这事儿都过气了》,结尾说:

“看到了我朋友在写一个多礼拜前发生的一件悲剧,

他说他认真想了七八天,翻阅了一些资料,觉得也许是这样的。

他分析的很有道理,我深表赞同,平时都有很多人转发他,

结果那条才几十个人转发,评论的第一页有一条就是:怎么现在还有人说这这个啊,这事儿都过气了。”

是啊,在信息焦虑的年代,我们是如此匆忙的就快速遗忘了太多事情。

远离微博的碎片化生活,韩寒选择逃离微博是对的。

尽管他依然偶尔潜水,至少可以不必为了粉丝数、转发数而虚荣或伤感:每个人在互联网上都是群居动物,害怕孤单。

3

初刻图书馆,我希望有一天我会开这样一家店。

有好书、咖啡和朋友,最好能开在面朝大海的地方;抑或是高山之巅,看日出日落、云卷云舒。

如果说读《乔布斯传》是为了解一个商业奇才的历史,那么读史景迁、舒国治则是为了内心平静。

买书就是买作者,这是我一贯理念:好作者会像鸟儿爱惜羽毛一样爱惜自己的文字。

舒国治《理想的下午》早已买过,其《台北小吃札记》原本想买一直没下单,恰好看到同事在初刻也上架了这本,果断收入囊中。

尽管此刻桌上午餐是同事刚刚捎回来的KFC奥尔良套餐,我依然会想念那些美食,吃过或未曾品尝的。

舒国治会用闲散冲淡的文笔,告诉你宝岛美食的味道。

4

汉学虽早已成为显学,而像史景迁一样在内地有大量拥趸的汉学家并不多。

数月前刚刚读完老先生写张岱的《前朝梦忆》,今天又看到理想国书系继续出版了写小人物命运的《王氏之死》。

《王氏之死》篇幅不大,再现的是清初山东剡城、淄川农村人民的贫苦生活。

主角之一王氏不堪生活的重压,与人私奔,最后却惨死在丈夫手下。

我对文笔好的作家格外青睐,比如冯唐、许知远、慕容雪村,史景迁的书同样如此。

5

高晓松于8日凌晨零时释放,他在看守所内的生活随之曝光。

有人归纳了他服刑期间的五件事:

听雨声创作《大武生》主题曲《如梦令》;

翻译马尔克斯的《昔年种柳》;

写诗集《纪传体》 ;

看《大英百科全书》;

点评《达人秀》影响比赛结果。

其中《昔年种柳》网友评价颇高,大家一致期待高将剩余四章继续翻译完。

6

马尔克斯自不必说,《百年孤独》是其巅峰之作。

《昔年种柳》是另一部小说的名字,高晓松的翻译很京腔,很酷。

“日子翻回我九张儿那年,那时我打算送给自己一份生日好礼——找个雏儿,过个夜,撒点野。

我想起了卡巴卡斯同志,一个有了好果儿就立马发给熟客的地下老鸨。

我之前从没中过伊的淫招儿,但伊也从没相信我是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清教徒。

伊发了一串果儿,可惜都被人用过。我严词拒绝,坚持必须是雏儿,而且必须当晚就用!

伊不为所动:大知识分子自然什么都清楚,但隔行如隔山,

告诉你,这世道就剩下处女座的人还敢自称处女了,比如八月底生人的你。你得给我时间!”

7

秋之色彩绚烂,上帝用亿万年时光流逝改造一切。

与之相比,我们所经历的百年不过是弹指一挥,渺小如尘埃。

蝼蚁亦有其生活,并非每个人都能像乔布斯一样改变时代。

行万里路是最美的探险,却不现实;读万卷书,或是我等俗辈力可能及。

读点什么吧,点染这平淡生活,在萧瑟冬天来临之前。

这里有初刻图书馆,明天我们还会推荐更多好书。

有个朋友说:在没时间读书的日子里,买书也是一种自我救赎。

8

我仍然有一个梦想:开一家书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