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9-02-05

1、卸载要不要。搜狗输入法刚推出就和google打了一场漂亮的公关战,我也从那个时候开始使用搜狗输入法,确实很好用。于是,我卸载了使用多年的紫光拼音输入法。在我看来,搜狗拼音输入法大大提升了搜狐的品牌美誉度。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搜狗输入法也越来越耐不住商业的寂寞,各种花哨的功能脱颖而出(好在绝大部分都是我可以选择不用的),而为了推广搜狗搜索更是在每个录入词语时都会显示一个搜索按钮——而且还是动态的,很抢眼球,令输入者不厌其烦。结果,我卸载了搜狗输入法,安装上了google拼音输入法。有时候,卸载只需要一个理由,比如那个搜索框超出了我对广告呈现形式和频次的容忍临界点。其实,我只是想要一个能录入文字的输入法。

 

2、体验好不好。一切软件产品都有商业目的,这是事实,也已经被广大用户所认可。但是,这并不代表用户是可以被肆意骚扰的,商业软件必须要做的是探寻每个用户群体对商业广告的容忍极限,否则只会“官逼民反”,落得被卸载的结局。比如某影音播放器所弹出的广告已经影响到我播放视频的时候,只能选择将其卸载然后安装QQ影音(至少目前还是一个很单纯的播放器)。从技术理论上而言,各软件也有能力去探测不同用户群体对广告接纳的程度和喜好,从而在用户体验与商业价值之间找到最佳的平衡点——显然,在这个互联网广告的蛮荒时期,很少有厂商愿意或有能力去做这精细活儿。

 

3、长跑行不行。如果一个软件不是想抢一笔钱就撤,就必须关注用户感受。用户此刻与你的逢场作戏,很可能是因为他还没找到另一个更sexy的替代品。而一旦有了新目标,他会义无反顾的离开且不说再见。然而,互联网用户也是善于“移情别恋”的,当新目标也无法洁身自好、而你又早已改过自新,他也许会重回你的怀抱。商业是一场长跑,一见钟情之后,比拼的是用用户悱恻缠绵的耐力

2009-02-04

1、用户不关心流氓。春节回家用大姐的电脑,发现首页是1616.net导航站;刚上一年级的外甥女很流利的打开2144.cn玩flash小游戏;而地址栏搜索是QQ的天下。就在我们高谈阔论流氓推广的时候,广大网民已经在大大小小的网站上乐不思蜀了。对于像大姐家小孩一样的初级网民而言,他们根本就不关心什么流氓推广,只要产品好用就行,即使不好用他们也不知道如何卸载。这也就是网址导航站、网络实名等能够迅速普及的原因。(诸如1616、2144这类网站,你从网上很难找到他们的作者是谁,但却真真实实的安装到了无数电脑之中,并为幕后作者提供着源源不断的广告收入)

 

2、百度就上春晚怎么了。有些广告并不一定能带来好评,比如百度在春晚投广告在IT人看来是被央视潜规则的结果,而李彦宏的几次亮相也显得充满了金钱交易的味道。然而,这只是IT圈内人的想法而已。对于数亿电视机前的普通观众而言,他们并不知道百度竞价门事件的来龙去脉,甚至可能都不知道哪个是内嵌广告。而结果是百度知名度大大提升,交易各方自得其所。这也就是为什么史玉柱在被七嘴八舌的同时,却并不妨碍脑白金的畅销——圈内评论家们和最终用户所处的往往并非一个圈子,双方互不影响

 

3、你是IT圈内人。很多人以为自己所看到的就是世界,而实际上世界往往只是我们一厢情愿的想象。对于互联网产品,很多时候作为圈内人我们把自己假设为用户(特别是产品经理),按照自己的需求和理解去改造产品,而忘记了自己是圈内人、是专业人士——必须承认,我们对海量普通网民的了解并不足够多:我们不能高估他们对互联网理解有多么深刻,也不能低估他们对互联网的需求可能才是最有价值的。

 

4、常识也有专攻。曾经和某媒体记者说起一个我认为IT圈内尽人皆知的牛人**,他一脸茫然的问我**是谁——他是真的不知道**是谁,而在我看来知道这个名字应该和1+1=2一样普通,就像你应该知道自己哥哥的名字一样是个必须的常识。然而我错了,我错把自己IT圈内人的一切常识看作是所有人的常识。就像我可能不知道任志强是谁一样,而对于地产界的人士而言这是一个不假思索的名字。

 

5、白天不懂夜的黑?既然所处圈子、知识层次、使用习惯等各不相同,既然设身处地、互相理解只是一种美好的愿望,那么我们应该如何让自己真正了解用户。或许我们可以先摒弃自己=用户的预设,把自己当作一个婴儿般的无知者去了解用户,比如通过用户座谈会、与用户同乐等深入民间的方式去了解他们的需求,并时刻提醒自己你可能和用户想得不一样。从真正用户角度出发这件事说起来容易,其实很难,就像你永远不懂我伤悲,像白天不懂夜的黑,像永恒燃烧的太阳,不懂那月亮的盈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