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6-12-12


1、msn好友上限人数是600人,一个msn已满载,只好安装msnshell再开一个msn。

 

2、人多之后的问题是有时会弄不清哪个昵称对应哪个人,又不好意思问你是谁。

 

3、今日整理msn,依次询问来历不明者“这位朋友是?”一哥们回应到“你丫都问我三次我是谁了!”

 

4、关于这个问题有两个解决办法:一是msn产品研发的改进,可以添加姓名单位等注释,好友列表可以据此显示而不仅仅是按照昵称显示;二是msn用户如果是办公用途最好将自己的名字单位标注在msn签名中,让其他人一目了然,我就是如此。办法一期待微软的改进,问题二依赖于用户意识的改变——由此可能感觉丢失msn签名的个性。

 

5、在这两个办法都没有被施行的情况下,我的处理办法是:第一次添加上好友后就询问清楚姓甚名谁,然后修改昵称,著名姓名、昵称、单位甚至电话号码。麻烦一次以后可以很方便,可以不必询问三次还没有记住谁是谁。

 

6、办法虽好,依然可能因为忙碌等原因无法一一修改——理想状况和现实操作总会有差距。

2006-12-08

1、流行告别的年代。每到年末总会有人离开,或许他们期待在辞旧迎新的时刻更能抓住明天的幸福。互联网瞬息万变,人士更迭更是频繁,比如谢文、罗川、刘峻、周韶宁。每个人的离开都会引发的第一疑问是:他为何出走?于是流言满天飞。其实,罗大佑早就告诉我们:“告别的年代,分开的理由,终不须诉说出口。亲爱的让我快见你一面,请你呀点一点头。”

 

2、谁的离开都想煽情。“道一声别离,忍不住想要轻轻地抱一抱你。从今后姑娘我将在梦里早晚也想一想你。”煽情的是罗大佑,不该是商业时代的大佬们,商业就应当是冷冰冰的,以数字或业绩说话,否则不如请一个摇滚歌手CEO来作秀。

 

3、筵席总会散,不要悲凉。每一次大佬的离东家而去,总会有各种主动透露或外部猜测,或是人事斗争被排挤、或是业务能力受质疑、或是追求新生活,无论哪个理由似乎总想给告别的姿态加上苍凉的浓妆和悲壮的艳抹。

 

4、每一次离开都是正确的。这个商业时代不相信悲情,每一次选择都只是人生风景路上的一个转弯而已,是柳暗花明还是误入歧途,没有选择之前谁都不会知道;而选择了之后也就无法继续预测倘若当初呆在原东家是否能长乐安康——这就是选择的机会成本。因此,每个人的离开都应当是欣欣向荣的。于是,我们应当祝福,而非挖掘那么多幕后故事、渲染那么多撩拨情绪的离愁和哀怨。

2006-12-06

1、以用户为中心。互联网已从读图时代升级到视频时代,然而《赢在中国》在其官方网站上却没有在线播放。赢在中国很好看,节目周二播出常因加班无法观看。总决赛视频搜遍互联网,才在这里找到了(宋文明夺得赢在中国第一赛季冠军)。雅虎为何不自己做在线视频呢,难道担心有人在互联网上传播被更多人看到么?

 

2、再漂亮一点。新浪博客圈子终于升级,原来那个鸡肋系统也终于有了web2.0的姿色,权限设置、用户审核、文章审核等方面都有了质的改进。我建立的圈子“迷失在阅读中”也进行了升级,现在的地址是:http://q.blog.sina.com.cn/lost 我无暇管理,也许有人可以自告奋勇做管理员,请留言。

 

3、健康成长氛围。《中学课文<口技>疑因涉及男欢女爱遭删改》的焦点在于原版这样说:“遥闻深巷犬吠声,便有妇人惊觉欠伸,摇其夫语猥亵事。夫呓语,初不甚应,妇摇之不止,则二人语渐间杂,床又从中戛戛。既而儿醒,大啼。”课文纯洁版这样说:“遥闻深巷犬吠声,便有妇人惊觉欠伸,其夫呓语。既而儿醒,大啼。”夫妻情爱过程省略很多,但这个问题就像对“岳飞是不是民族英雄”的讨论是无意义的一样,青少年是如此没有自制力轻易被引导至歧路,因而必须给他们一个美妙健康的成长氛围。不妨让这个世界多一些美丽哪怕是虚幻的想象,这个世界已经太多寒冷的真相。

、新闻说:《互联网抢生意 报纸明年广告收入预计下滑》。

2、刘韧说:很多传统媒体的老总都想到网络媒体做个VP。

3、速度快的是网络媒体,深度挖掘的是杂志,报纸只传递信息最好。

4、《北京晚报》可以被10分钟轻松翻完,因而是北京发行量最大的报纸。

2006-12-05

1、公开。博客像日记却不是严格意义上的日记,如果说日记是锁在在柜子中写给自己的,那么博客则是可以在客厅展示给客人的,或者说博客是日记的可公开部分。

2、流量。每个博客的写作快感大小直接取决于自己日志的被浏览量,或说被偷窥度。徐静蕾的流量在新浪名家博客中也是首屈一指的,已经达到了二百多万。本人博客坑坑嗤嗤也就勉强即将突破5万大关。

3、流量很透明,名人须慎重。凡人博客流量低倒也无所谓,谁让咱默默无闻呢。倘若是名人博客流量低的话,则可能说明人气有问题。徐静蕾们的博客写的认真,fans也人多热闹,天天上“夜大”等着抢板凳;而有些名人的博客则流量惨淡。若是在平面媒体发表文章,不知道有多少人阅读倒也有个心理安慰,在博客上那点击量可是明明白白的没办法欺瞒,干脆将计数器惯了最好。

4、虽然叶永烈说《博客不以点击率论英雄》,却仍然是在精打细算的和平面媒体的阅读量进行对比。流量是一种荣誉,哪个博客不想拥抱你。

 

2006-12-04


走出公司大楼已是夜里11点,停车费25元。

将FM90.0音乐放到大声,时速80KM感觉有点慢。

加油33升跑了440,百公里7.6还算满意,刷卡185元银联。

CD机中放入郭德纲,今夜自己找乐儿,徐德亮是北大中文毕业的。

不管是《我这一辈子》还是《扒马褂》,都喜欢听“来得人不少我很欣慰”。

一天忙忙碌碌,唯有深夜亦不能全然放松,小区内环形一周已无车位。

出西门右拐到报摊后停下,卖报小伙刚刚要锁门离开,都不容易。

刺骨寒风,楼道很温暖,深冬在外乞讨的人是否也有温暖去处。

饥肠辘辘,康师傅红辣牛肉,开水在10分钟后鸣笛;

泡面10分钟间隙上网,写博客,然后睡觉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