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6-04-07


1、 “魏忠贤令许显纯继续对他们用刑,及时汇报案情。此时,左光斗等人才知上当,大错特错了。至此年七月,左光斗、杨涟、魏大中就惨死狱中。杨涟死状最为惨烈,死时身上压着装满沙土的重囊,一根长长的铁钉穿耳而过。左光斗、魏大中死时也是体无完肤,面目全非。过了3天,狱中才报出死讯,3人的尸体已经腐烂,很难辨认出谁是谁了。至八月,袁化中、周朝瑞也在狱中毙命。”

 

2、“在缇骑逮捕这(东林党)7人时,江南发生了激烈的民变。高攀龙在家乡无锡得知消息后,知道在劫难逃,便先去道南祠(宋代无锡先贤杨龟山祠)拜谒先贤,为文以告。然后回家,与两位学生及一位弟弟饮酒于后花园中的水榭之上,算是诀别。到晚上,便给皇上写下《遗表》,然后整好衣冠,自沉水池,以死相抗。他的《遗表》称:“臣虽削夺,旧为大臣。大臣受辱,则辱国。”——《荒唐岁月荒唐事-血洗东林

 

2、奸臣可以卑劣手段达到清除清官的目的,局面可以很残忍,受害者众,先被害;

而忠臣即使得势也只能以正常手段令其下台,场面往往很仁慈,株连者少,后伸冤。

于是,人们喜欢却很难去做清官。

2006-04-06

原始出处





发信人: pkubwb (北京大学保卫部), 信区: Triangle
标 题: 关于4月5日夜间28楼前斗殴事件的情况说明
发信站: 北大未名站 (2006年04月06日11:22:37 星期四), 转信

4月5日夜23:33许,我部接赵某报110,称其汽车在校内被砸。接报后,巡逻人员、
保卫部和燕园派出所工作人员迅速到达现场,待现场了解情况后将当事人(车主赵某、行
人刚某、车内乘客一北大女生)带回保卫部了解情况。经初步了解,该事件基本情况如下

4月5日夜,赵某驾驶机动车(车号:京H08310)进入北大送一北大女生回校,该车经
过百年大讲堂时,车尾划蹭行人刚某。此后,赵并未停车,刚追赶该车至28楼前。该车停
下后,赵未按刚的要求下车。刚随后用红砖将车的前挡风玻璃砸碎,赵仍未下车。刚又将
该车驾驶员一侧的车窗玻璃用脚踹碎。此后,赵手持长车锁下车并击打刚的左腿。刚则揪
住赵的衣领在路上厮打,并往路上磕赵的头将赵的右眉骨磕裂。

经初步了解情况后,鉴于双方均受不同程度伤害,我部和派出所人员建议两人先行去
医院医治,并约定今日上午前来燕园派出所进行笔录、伤检等进一步处理。但目前双方均
未前来。

特此说明

北京大学保卫部
2006年4月6日

2006-04-04

《迷失在阅读中》不是一本搞笑和能够哗众取宠的书,在那些触目心动的图书面前,它显得有些寂寞。它并无法像咖啡一样给令读者持久兴奋,如能带给茶的清香就已经非常知足了。

 

1、两处连载、一处购买。《迷失在阅读中-北大考研日记》开始在腾讯连载了,另外一个连载地址在搜狐读书,后者的进度更快一些,已经连载完了。在当当购买的地址如下:当当网购买。在网上能够阅读到全文之后或许并不需要购买印刷版,除非是还有日后翻读的价值。当各种图书都开始在网上连载的时候,对于网络出版可能给印刷出版带来的冲击并不需要考虑太多:有价值的读本最终会通过纸媒保留,而无价值的写作即使在互联网上免费展示也没有人来看。

 

2、关于这本书,他对于我的个人纪念意义更大——它是一个人在99年之前的私人心灵史。尽管我力图使内容具有普范性和可读性,但它或许并无法成为畅销书。其中一些文章在网络发布后得到过读者的好评,而一旦付诸印刷出版,则可能是另外一种结局:能够让人在犹豫之后还能买下来的书并不多,老六的《读库》是一种。

 

3、这本书在腾讯和搜狐的连载,都没有前言和后记,也没有图片——图文并茂应该算是本书的一个特点,也使得文字之外的感性图片更能令人设身处地。吴晓东的前言《心灵的风景》在这里,我的后记《青春祭坛抑或一场没有风花雪月的事》在这里,大量关于北大和我的写实图片无法一一展示了,这或许是印刷版图书给自己留的一手。

 

2006-04-01

n         小书斋·大风景


 


¨         谈谈您对北大精神的理解。


我个人认为,北大的精髓是自由,是一种自由的空气和氛围,是一种钱理群老师从鲁迅身上所概括的中国知识分子世纪传统:“个体精神自由”。这是知识分子也是北大人的立命之本,我们什么都可以失去,但是这种“个体精神自由”不能丢。为了维护这种“个体精神自由”的传统,我们甚至可以用生命为代价。这是从知识分子的信仰的意义上来说北大的精神。至于日常校园文化和生活的层面,北大的精神也是一种自由精神。它不是放纵和散漫,而是在自由散漫的外表下隐含着一种真正的想象力和创造力,以及一种超凡的领悟力。


真正濡染了北大传统的学生多少都有点“弃绝”的精神,懂得“有所为,有所不为”,《论语》里孔子说:“狂者进取,狷者有所不为也。”北大当然有很多人很狂,社会上有一种舆论就这样评价北大学生。这其实是北大的骄傲。我们需要的正是这些狂者,他们不是太多,而是太少。但是我想说的是,北大精神中还有另一层面,就是“狷者”。他们是有所不为的人,所以似乎不为人们注意和觉察,因为功利心与他们绝对无缘,他们不是什么都要,不在乎蝇头小利,而有高举远慕的气质,有追求“大道”的精神,这些人是我所认为的北大出身的最有境界的学子。


 


¨         在很多人眼中,80年代成为一个神话,谈谈您对80年代的记忆和感受。和80年代相比,90年代或新世纪的今天有什么不同。


八十年代是匮乏归宿感的时代,同时也是寻找归宿感的时代。正是这样的历史特征赋予了一代学子浪迹天涯的本性。现实生活中当然也不乏身体力行者,而绝大部分学子所谓的流浪,恐怕不过是挎着书包,拎着饭盆,一路叮当作响地从宿舍流浪到教室、图书馆再到食堂而已。因此流浪的真正确切的含义可能更是假想中的精神之旅,是一种心态,一种意向,一种试图超越具体的现实生存处境的渴望,一种兰波式的“生活在远方”的激情。那种对社会理想和人生理想的巨大热情,对远方的神往之中总有一种世纪末的今天所匮乏的非功利色彩。那时侯的北大,似乎连空气中都弥散着天马行空般的自由的精灵。


至今我仍把这种涌动在心灵深处的漂泊的渴望看成自己生命中唯一仅存的弥足珍视的旗帜。它使我在日渐职业化的教师生涯中还能多少保留点对自由生命的憧憬,对一股少年人的锐气的向往,保留一点一代代学子身上那固有的蓬勃的朝气。这或许是永远逝去了的八十年代留给我个人的一份最重要的遗产。


当然,我们同时也把八十年代神话化了。这会掩盖一些历史的真实逻辑。比如在八十年代中已经隐含了走向九十年代的一些固有逻辑。但是九十年代随着商品化大潮的如期而至,一种作为八十年代的标签的理想主义和启蒙理性也日益消亡。九十年代出现了严重的阶层分化,每个人都会被这个阶层严重分化的社会进行“资产重组”。九十年代既造就了“成功人士”,富人阶层,也造就了“弱势群体”。而从社会的主导舆论中,你会嗅出一个所谓的“主流社会”正在生成,每个家长都孜孜不倦地教诲自己的孩子一定要进入这个“主流社会”,掌握它的游戏规则。这个社会的主流舆论中嫌贫爱富的风气已经形成。而大学正是进入“主流社会”的最直接的天梯。这对于今天的大学理念,对大学生的心理渴望和理想的预期都有重要的影响。


 


¨         您对当代大学生的看法。


涉及对当今的大学生的评价的时候,我一向都格外谨慎。因为每一代人都有自己的宿命,都有自己的选择。比如社会舆论较普遍地认为今天的大学生容易受到商业化时代的功利主义和体制化的大学制度的双重束缚和制约,一方面功利心加重,有个人中心主义倾向,没有责任意识,另一方面则是想象力和创造力的空间受到了约束。一部分人按部就班、循规蹈矩,另一部分则汲汲于功名和利益。这都是我经常听到的评价。但是我会质疑这种评价标准和尺度。因为时代对他们的要求比我们八十年代要严酷得多。我们那时要做的只是重要的事情和想做的事情,而这一代人则要做更多甚至是所有的事情。我们那一代所面临的选择与诱惑都远远不如这一代人多。把我换成今天的大学生,我想自己可能是无法适应的,我会或者疲于奔命,或者一败涂地。而今天的大学生则普遍天资聪明,他们差不多什么都懂,什么都想学,好象什么都能应付得很不错。当然他们也比我们一代有更多的压力。如果这些压力不能有效地转化成动力,他们也会容易崩溃。这是严酷的时代和环境在他们身上必然投射的结果。


当我们这些教师在学生一辈中只看到缺点的时候,我们可能就变成鲁迅笔下的九斤老太。其实这掩盖了我们对他们越来越不了解和不想了解的悲哀事实。我一直在警惕的就是这种九斤老太的心态。而如果我们放弃对新一代的笼统的评价,想一想我所接触的一个个学生个体,我就会觉得他们都是很可爱的,值得作为老师的我的尊重。


 


¨         以个人阅读体验的角度,向大学生推荐几部文学或学术名著。


对我个人阅读史产生影响的书,我首先想到的是李泽厚的《美的历程》,它使我进入了中国文化史和华夏美学领域,领略一种崭新的富于特殊魅力的历史叙述方式。


我个人还迷恋卡夫卡和加缪的散文,从卡夫卡那里领悟世纪先知的深邃和隐秘的思想、孤独的预见力和寓言化的传达方式,从少年加缪那里感受什么是激情方式,感受加缪对苦难的难以理解的依恋,就像他所说过的那样:“没有生活之绝望就没有对生活的爱。”同时从加缪那里学习什么是反叛,怎样“留下时代和它青春的狂怒”。


普鲁斯特的《追忆似水年华》是探索人类记忆机制和美学的大书,也是人类探索时间主题和确证自我存在的大书。它同时也是令人感到怅惘的书,就像昆德拉说的那样:“一种博大的美随着普鲁斯特离我们渐渐远去,而且永不复回。”


我还喜欢读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和卡尔维诺的《我们的祖先》,从中领略20世纪作家文学想象力所可能达到的极至。海明威的《老人与海》教会我们怎样保持“压力下的风度”。而昆德拉的《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则使我了解到现代主义作家对人的生存境遇和存在本身的无穷追索,对小说本身的可能性限度的探询。


帕斯捷尔纳克的《日瓦戈医生》则使我体认到在历史理性和强权目前,所谓的爱“是孱弱的”,它的价值只是在于它是一种精神力量的象征,代表着人彼此热爱、怜悯的精神需求,代表着人类对自我完善和升华的精神追求,也代表着对苦难的一种坚忍的承受。


当然我持久阅读的还会有鲁迅。要了解20世纪中国人的精神、骨气和生活世界,就无法绕开鲁迅的存在。


1、沃尔玛在北京只有一家“山姆会员店”,在石景山阜石路上。今日想要去看看买点东西,打电话询问被告知只有会员才能购买,会费价格为150元。对于离沃尔玛比较远的偶尔光临的顾客,显然只能是被拒之门外了。

 

2、山姆会员店是沃尔玛在全球开设的三种业态之一,需要交费成为会员方可进入购物。它以会员们的“采购代理”形式出现,以“会员优惠价格”向顾客提供超值的名牌商品,一般店址都选在远离市区的地方。尽管这种会员制模式在美国沃尔玛很盛行,但在中国还远远没有形成这种消费习惯。专家说国外一般在人均GDP1万美元以上的城市开设会员制超市,中国大多数城市并不具备这样的条件。


 

3、入乡随俗,老外经常不明白这个道理。会员卡不仅使用起来很麻烦,倘若无卡便不能消费或不能以平常的优惠价格消费,则令人感觉很不爽——中国人并不习惯于携带各种卡片出入,除非是银行卡或是单位的门禁卡。沃尔玛在中国多年亏损之后,正在逐步变更其经营策略,尽管很缓慢。北京知春路的沃尔玛购物广场就是一家非会员制商店,降低顾客进入门槛是必须的。

 

4、除了经营方式之外,服务才是最重要的,否则一切都只是空谈。比如这个顾客的遭遇令沃尔玛进行多么精彩的危机公关都是无法挽回的:《沃尔玛的态度:手机被偷算个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