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6-04-29

1、互联网,是非场。从猫扑出来的消息,我一般都会去怀疑,因为那里bt的人实在太多:他们以好事起哄为乐趣——倘若不会伤害到别人,这种自娱自乐的八卦倒也无所谓。关于包皮男与口爆女的铜须门事件的缘起就是从猫扑上那个丈夫的发贴开始。并非说此事为假,而是说互联网环境下对事件真相的鉴别能力要强,否则只能是被人利用国民起哄的天性。而如果媒体报道(《网络情人遭遇现实追杀 当事人生活受到骚扰(图)》)也不加怀疑并与当事人确认的话,我们则很可能成为谣言的帮凶。

 

2、包皮男、口爆女、身材娇媚、容貌动人、男主角年纪很小、女主角是少妇、一夜情、网络游戏从虚拟到现实,这写关键词促成了这次事件的轰轰烈烈。而很多人其实都在意淫自己能够成为男主角,却害怕承担这样铺天盖地的谴责。每个观众都想从中获得某种乐趣,却没有人去关心当事人的感受——这种传播面嫉广的道德谴责甚至大于法律惩罚的力度。

 

3、网民对此事的反响极其热烈,最近的网络太寂寞。百度上的幽月儿吧铜须吧人声鼎沸,门户网站的铜须门事件大讨论专题”也很热闹更有好事者注册了http://youyueer.com/ 幽月儿官方网站,还有无数在论坛上传播的小道消息和各种不知来自何处的照片。

 

4、众口铄金,全民八卦时代已经来临。借助互联网开放性,任何人都能够成为推动某事件前进的参与者和主导者。如果铜须门事件是真,那么亿万网民的道德谴责都已经给当时三方造成了严重的伤害,淹没在万种唾骂之中,他们的一生或许已经改变?

2006-04-27

1、一场中日足球友谊赛能够上到新浪新闻的焦点位置,并非因为比赛的重要而是对阵双方和比赛结果的特殊:对阵双方是中国和日本,结果是中国2:0赢了。对于这场胜利的宣传,“从天堂到地狱,只需要新浪一个头条”(刘海波语)的重量级媒体的编辑们有些迫不及待。

 

2、尽管对方六名主力并未上场,尽管这只是一场友谊赛,但这些因素都不被注意,关键是我们赢了日本——这被看作是一场报仇雪耻的比赛。比赛本身的胜利固然重要,但这场比赛更大的意义在于它还蕴涵了民族大义在里面,比如中日战争仇恨的历史蔓延,比如两国根深蒂固的竞争态势。

 

3、当讲故事不讲情节而讲叙事技巧、当体育比赛不单纯是竞技而融入经济利益和意识形态的时候,这个世界已经纷繁复杂到剪不断理还乱的地图。任何一种现象都有潜在的深刻动机和千丝万缕的关联不为人知。于是,我们只能不断提醒自己:一切看似不关联的事,其实都是有关联的。

1、春天到来,我给考研日记换上了新装。给自己一个好心情,不妨从换新衣服开始。

2、博客搜索之所以还没兴盛起来,是因为读博客更多时候是在读人:同样的生活细节,因为主人公是徐静蕾或潘石屹而变得不同。

3、身边朋友至少有6拨人在创业做社区,他们说今年是互联网的第二春。社区即家园,写下私人心灵史,这是我给考研日记的定义。

4、《用博客行走北大人生》是一个校友采写的专访文章。写博客只是我在燕园后期记录生活的方式,还未能达到行走人生的高度,仍然感谢校友的溢美文字。

2006-04-26

1、4月23日世界读书日,媒体报道普遍忧虑国人读书少了。不知道是哪里的数字,媒体说去年中国识字国民只有51.7%的人读书。媒体所定义的读书只是对纸媒介图书阅读率的调查,而没有将正在成为习惯的电子书或者说基于电子设备的阅读加入进来——读书读的是内容而非载体,并不能因为对《达芬奇密码》的阅读是通过Nokia3230进行的,就不能算作是读书。而互联网阅读更是一种趋势,因为它是免费的。因此,我们并不能将读书日简单看作是纸本书的阅读,尽管红袖添香、秉烛夜读是很美、很奢侈的一件事。

 

2、以下文字刊登于4月24日新/京报《前不久才买了读库》。

许晓辉(公司职员)

  我喜欢看经济管理、学术散文类、通俗类图书。经济读物是提升个人工作能力所必须学习的;学术读物是个人兴趣爱好。最近还在阅读诸如《达芬奇密码》之类的通俗小说。在过去的时间里,我一直以为通俗阅读是浪费时间而价值不大的。因此,早期的阅读更多的是对经典作品和学术类书籍的关注,很少接触以讲故事为主的通俗作品。当工作生活忙碌和焦虑起来之后,日益发现阅读是放松身心的一种很好的方式:阅读通俗作品可以通过作者的视角去感受苍茫斑斓的大千世界,可以弥补自己无法全部亲历的遗憾。

  读书意味着将个人单调的世界变得复杂。以前,阅读是为了获取知识,是抱着功利目的的阅读:为了考出好成绩、谈吐知识渊博,或是增加谈资、为写作积累素材。这一阶段在选择书籍时功利性很强,阅读快感并不考虑在内。现在,正在追求读书的快乐,以缓和工作生活节奏的密集。纸质的书能够抵消数字信息的海量化所带来压迫感和焦虑感。

  每天在地铁上都会阅读,但车厢拥挤之剧烈让人几乎无法打开纸质的书,而主要是通过手机阅读电子书,地铁上下班两个小时能够阅读很多东西。晚上回家会时常写一些东西,同时也是一个阅读的过程。去书店的周期是随机的,并不固定。最近一次去书店是在一个月前回北大的时候,到北大西门外的第三波书店看了看最新出版的图书,购买了《读库》。

  现在出版的图书质量整体不高,需要仔细斟酌选择。

  图书出版过于看重市场效益,因此只尽量满足大众化的购买欲望,对小众阅读有意忽略;同时快速消费时代也使得图书出版趋向于浅显和轻松的阅读,为提高出版速度,质量低劣的作品时有出现;在海量出版中,为引起读者关注而使用夸张的、故弄玄虚的书名和宣传的情况比比皆是。

  本报记者甘丹 刘晋锋 曹雪萍 实习生陈婧  

 

2006-04-25

1、博客天生爱热闹,于是对那些流量、评论数之类的数据天然关注。也许是在现实社会中寂寞了太久,一旦有了虚拟的T型台,则迫不及待的登场,裸体或露点都可以理解。徐静蕾们尚且喜欢互联网上的热闹,何况没有享受过百千人围观场景的凡人。

 

2、当大家热切讨论名人博客谁会在2006年首先达到1亿访问量的时候,草根们只能默默耕耘。而事实上,博客写的久了就会逐步趋近个人内心世界,而非外部的热闹。我虽不耐寂寞,但也不想流俗到用色情和暴露来赚取注意力的景况,但允许自己以适当的文学手法来吸引朋友们到自己的后花园做客。我常常弄不清楚博客是该和自己对话,还是和读者对话。

 

3、我的博客访问将到40万,但这又如何呢?生活还会一如既往,博客还会不断更新。博客是精神家园,在器物层面给自己设定几个小目标:学习英语,特别是oral English,这个工具在工作生涯中是如此重要;读书,让阅读变成有趣的事情,成为一件快乐的事;从工作中寻找生命的激情与活力,而不仅仅是谋生手段。

 

4、《达芬奇密码》的电影就要上映了,主人公的形象和阅读小说的感受基本相同(我正在读这本小说),这很难得,毕竟不会像张纪中版的《神雕侠侣》一样将小说中获取的美好想象在瞬间毁灭——如果人生像小说一样奇妙紧张和环环相扣该多好。世界永远无法全部体验,只有读书是唯一途径。

1、如果你不喜欢“谷歌”这个名字和logo,不要紧,现在你可以将“谷歌”修改成任意你想要的名字的,比如狗狗、古狗或者其他你想要显示的任何名字。

 

2、民间创意无穷,这种将输入的字符替代图片某部分以达到以假乱真目的的方式,在去年就已经开始流行,或者将你的名字挂上埃菲尔铁塔或者将朋友的名字刻在金条上。这种小聪明很好玩,web2.0要的就是这种作主的乐趣。

 

3、这个是我修改的小楼昨夜搜索,你可以重新设置成朋友的名字,给他们一个惊喜——这种病毒式营销很有效,比如msn8和gmail的邀请。

2006-04-22

1、第一次听到孟二冬老师生病的消息,是在袁行霈老师家,他的电脑出了问题我去帮他处理。孟老师得得是食管恶性肿瘤,当天正是孟老师第一次手术,据说效果还算不错。孟二冬老师是在新疆石河子大学的课堂上病倒的。北大校方表示会用最好的医生和最好的药物机进行治疗,我们以为现代医药技术是可以击败病痛的。

 

2、中文系系庆的时候,校领导表示要关心老师们的健康,为大家安排更好的体检。孟二冬老师被教育部列为模范,在全国范围内进行宣传。最近一次看到关于孟老师的消息,是他的学生们在互联网上进行求助,或许他们认为还有更好的方法来治疗这种病,发贴中详细叙述了孟老师的病情,并留下了学生们的联系办法。

 

3、而很多人的积极努力终究也没有挽回孟老师,新华网北京4月22日电:“全国模范教师”北京大学教授孟二冬,因病于22日凌晨1时20分在北京病逝,享年49岁。

 

4、孟二冬,1957年1月生,安徽宿县人,中共党员,北京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古代文学教研室骨干教师。常年专心治学,撰写了《中国诗学通论》《千古传世美文》《陶渊明集译注》《中国文学史》等400多万字的专著。他花了7年时间,查找翻阅了大量古籍,完成了上中下三册共100多万字的《登科纪考补正》。这部专著获得北京市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一等奖,并得到了中国文学界和史学界的高度评价,认为这是近些年来中国文学界和史学界的一部力作。

2006-04-21

1、新浪博客大赛的第二届,在名家博客们的簇拥之下,在这个春天盛大开锣。第一次博客大赛之时这个名人博客的市场策略并未成型,因而参赛者多是普通草根民众。虽然参与者寥寥,也还是拔出了几个将军。而今,新浪博客已是贵客盈门、今非昔比,第二届大赛一定可以盛况空前、场面火爆。

 

2、可以想象,如果名人们都来参加博客大赛的话,各大奖项落入草根的几率将微乎其微——即使在博客领域,名人们的话语权依然强大到不可抵挡,比如徐静蕾韩寒郭敬明。老徐一篇日志的访问量就可以达到10万、20万,这个数字是无数草根苦苦积累一年也不可能达到的数字;总访问量25000万更是他们拼搏一生无法实现的理想。如果徐静蕾参加大赛的话,一定会选择生活组,而同样参加生活组比赛的草根们永远没有获胜的可能。

 

3、我报名参加了“生活组”的比赛。很多人建议我选择校园组,但是即将离开校园的我并不会继续即时记录校园生活,更重要的是:我认为情感、视觉、文学组、文化评论、商业评论组、IT评论、影音评论等都是我博客内容的组成部分,并无发独立分开,只有生活是可以包罗万象的。因而我对这种划分内容类型的参赛方式保留对其合理性的疑问。

 

4、新浪博客并无法不允许名人参加比赛,而可能的情况是名人们并不屑于参加——名声和现金都不是他们所需要的。倘若如此,草根还有玩耍的机会,否则,在名人强势围攻之下,草根只能再次落草。希望这次新浪博客大赛不要成为一次名人独秀场。

 

1、五四将到,在美国的北大校友玄伟剑发email给我说,密歇根州立大学的北大校友会要组织庆祝活动,他说:“We are going to have our annual meeting to celebrate our 108 years of beloved Peking University. We want to print some cards and some T-shirts for local alumni, but we don’t have recently photos of PKU.”他知道我有很多照片,我答应精选一部分发过去,昨天晚上忘记了,今天补上。在整理照片的过程中,我隐约感觉到为什么远离母校的人们看到这些照片是会流泪的——那是我们曾经挥霍青春的地方,每一个场景都能唤醒记忆。

 

2、天际网发mail给北大校友说要校庆了,欢迎大家回校并公布了日程安排。北大校友网上也发出了《致全体校友——北京大学108周年校庆邀请函》。我不知道自己在离开学校若干年之后是否会每年期待这一天。

 

3、有人批评我说,不要动不动就说北大,没有什么了不起。北大中文系毕业的迟宇宙撰文《考取北大后的若干种风险》也表达了因出身北大的背景而可能带来的尴尬——在得到羡慕的时候必然要承担这种被过分苛责的风险。就像是你有一个伟大的母亲却不能表达感激一样,这种苛责没有任何道理——我们只是在诉说自己所经历的事而已。无论如何,北大都是永远走不出的背景。祝福母校108岁生日快乐!

2006-04-20

1、很久不买旧京报,不是因为定价1元有点贵,而是因为信息量和深度有点大。每天生活忙碌,报纸看不完会内疚的。所以我干脆就不买。

 

2、旧京报几乎每天都有赠品,从手机挂绳、南都周刊、瓶装饮料到书签。今天的赠品是DVD电影,有三剑客、呼啸山庄之类,我选择了一张俗气的韩国电影的《第101次求婚》。

 

3、旧京报的很多赠品都高于其报纸的售价,比如饮料,比如影碟,肯定不是1元可以买到的。由是,已经无法弄清楚读者是在买报纸还是买赠品了,这是一家报纸的幸还是不幸?而对于订阅了全年报纸的读者而言,这些几乎每天都有的赠品是不是就无法拿到了,是否会影响订户的数量呢?

 

4、每天从地铁出来看旧京报的赠品已经成为一种有悬念的乐趣,就像每天看新浪博客又拉来了哪些知名人士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