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按:年关将近,公司业务都已进入盘点阶段,而对于个人在2006年的一切过往却还没来得及梳理。重新翻看2001年的总结,是怎样一个历史年份,而那一年自己又是在怎样的彷徨?

 

CCTV6中国电影报道:崔永元说往事笑料百出(图)

    200112312200,满脸坏笑的崔永元掏出一把梳子,悠然坐在《实话实说》宽敞的演播厅中,开始对一年的新闻实事进行梳理和回顾。平民风格的主持让无数观众喜欢上这个长相有点对不起观众、却让很多美女帅哥类型的主持人们汗颜的面庞,民间立场、内涵厚度和轻松的场面最终战胜了外表的光鲜。小崔以“温暖”、“栽了”等关键词安排节目的板块主题。孩子的天真总是可爱的,河北的小朋友说一年中最温暖的事情是收到压岁钱的时候,上海的小男孩儿则认为夏天来空调的时候最温暖……观众在面对商业社会对孩子的同化未免忧虑的同时,又对他们童言无忌的实话感到欣慰。没有空洞冠冕的理想和虚假做作的赞美,在老百姓心声的流露中,我感受到了一种迥异于众多媒体眼中的所谓年度大事的隆重评选。

小崔的平民关怀与保守姿态


放弃余杰们以自由的名义评点江山、颐气指使的精英立场,回归到王****们源于理性学养与现实疼痛的平民关怀,是我们这个时代所缺乏和渴求的。在这一点上,前后两者更本不能同日而语,而将余杰冠上王****第二、大陆的李敖诸种桂冠,最终暴露了书商炒作表演的拙劣和作者青春叛逆的浅薄。


 


《实话实说》在神州大地的风行,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商品社会转型时期人们对于浮躁和虚伪的排斥和对真性情的渴望,但要做到真正的实话实说几乎是不可能的,来自内心与外界的种种阻力无法让生活的社会中的任何一个人彻底打开心门。所以,小崔在企图实现一种有限度圈囿的真实中,分寸难以把握,因而为避免过火场面的出现,节目逐渐趋于一种保守的态势。


 


《实话实说》的新年特别节目也许是因我过高的预期让我有些失望,这几乎是过于期待任何事情的必然结局。王小丫与崔永元的 “开心辞典”现场版终因作秀的痕迹过于明显而无法博得观众认可的掌声,至于崔永元为自己贯以“中国最有科学素养的主持人”的称号,终归成为一场舞台闹剧有些滑稽的句点。


 


北大的新年钟声


全国各地的庆祝活动自然是歌舞升平。接近零点敲钟的镜头没有定格在古都京城的钟鼓楼,而是切换到北京大学那并不宽敞的百年大讲堂前的广场上,拥挤的学子们在热烈的欢呼着新年的到来,女主持人有些沙哑凄厉的嗓音在燕园上空飘荡。


 


那座在北大百年校庆的时候被季羡林敲响过后来竟被寂寞地放置在一个垃圾遍布的角落的大钟,再次在锣鼓声中被搬了出来,成为全国人民瞩目的焦点。粗大的木质钟锤显现出经历风雨之后的斑驳,校长的表情也有些憔悴,没有太多新年到来的喜悦。


 


曾经无限辉煌的北大对于每一个新任的领导者都是一种无形的巨大压力。据说后勤社会化的校园将不再容纳这么多的学子,校外十几分钟车程的公寓就要建成了,大家都搬出去吧。而新建的餐饮中心虽富丽堂皇,却菜价奇高。象牙塔不再属于我们?


 



李敖:旧梦重温的残忍与眼里有了泪花


一个想说实话的节目没有说到老百姓的心坎上,是不是一个平民节目没落的开始?崔永元终究不是李敖,李敖的桀骜不训与特立独行无人匹敌。《海峡两岸》播出了与李敖并非现实面对面的访谈录,画面通过卫星传播。主持人的水准不高如果还可以原谅的话,那么,观众席中来自中学只知道台湾有许如芸和齐秦的孩子们,如何能够懂得他们面对的这个囹圄数载、著作无数的李敖是怎样的不平凡?现场不合时宜的掌声、笑声和面对精彩言论的沉默,恰恰说明这一点。


 


李敖对于朋友到数十年前的小河边约会如今已是丑陋老太婆的当年女友所面临的尴尬报以活该二字,他说旧梦重温是一种残忍,心中留有一份美好的回忆就够了。北京已经没有旧日皇城的风范,高楼林立如每一个城市,所以,李敖一直没有回过北京也不打算回来。


 


北京四中是李敖的母校,有两个六十多岁的校友也来到了现场,回忆中学李敖的独占鳌头。在屏幕那边倾听的李敖喝水润喉,接着摘下眼镜擦眼睛。这个并非感动却好像显得不耐烦、或者是年老眼睛分泌物增多、抑或是如《棋王》中王一生一口水下肚眼里有了泪花一样的举动,在某晚报上被渲染为:见到老校友,李敖激动的热泪盈眶。我终于知道媒体是如何歪曲事实的了。


 


接下来,编导又做了一件“残忍”的事情,电视台为李敖先生制作了一部关于北京四中现状的短片,厌恶旧梦重温的李敖终于失去了残留在回忆中对于往事的距离美。高楼密布、绿草茵茵的北京四中只留下了那古老的校门和校长室,其余一切都已物是人非。我没有在镜头中看到李敖那一刻是否闭上了眼睛……


 


 



令人汗颜的朴树


崔永元实话实说的同时,在不断惦记着领导的脸色,反而不如人们所习惯的说假话来得痛快,因为相比真话的左右掂量,假话几乎可以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而娱乐圈就是假话最多的地方。但有一个例外,那就是朴树。


 


朴树的真实足以让众多星光灿烂的明星们汗颜,在出于宣传目的电台的节目中,朴树的不合作令许多没有经验的主持人不知所措,毕竟“不知道”作为提问的回应多少让气氛有些尴尬,但这又是朴树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朴树在这时候所表现出来的木讷,常常令我窃喜。歌星为在歌曲排行榜中取得好的名次,让电台的DJ们成了大爷、洋洋自得。做梦都想成名成星和已经小有名气的歌手们在节目中极力配合,服服帖帖。歌手冠冕堂皇的言语往往无法掩饰其空虚的内心世界,依然强装出渊博健谈的样子,而朴树则是不知道就是不知道,与其说是他思维的滞后,我宁愿认为这是一种不妥协立场的坚持,我不知道这是否与他在独立自由的北大度过童年时光有关?


 


参加电台的宣传节目对于朴树来说无非是一种谋生的手段。主持人问他近期的打算,朴树说赚钱,有钱之后就不必为了生计而被迫做一些事情,写歌在现在也是被迫的,为了生存。不久前到云南的游历因为没钱而中断了。没有矫揉造作的说我要作出好的音乐答谢歌迷的厚爱之类官话,将个人内心的自私淋漓尽致地展现出来,超出了主持人最初的预想。接着问旅游之后的感想,朴树答:对生命更加绝望!仿佛一个在麦田守望的孩子,在悬崖边冥想,矛盾地生活在喧闹的现实和绝望的梦想之间,努力抛弃世俗,却无意中揪出了存在于每个人心中的绝望感、深渊感和孤独感,无法真实表达内心的人们在朴树身上看到了摘下虚伪面具的自己。于是,人们因为这种颓废堕落的真实而更加喜欢朴树和他的音乐……



浮躁不断膨胀,崇高无处藏身


娱乐圈从来就不太平,尤其有了娱记们的炒作与信口开河,使得读者和观众无法了解事情的真相,其实圈中事也只是人们饭后谈资罢了。赵薇在2001年可谓星途灿烂,却在年终岁尾因“军旗事件”而有碍前程,而最近又在长沙演出挨打,并为媒体描述为被泼大便,一时沸沸扬扬,竟也博得某些人源于嫉妒的快感。元旦晚会赵薇的突然退出似乎更验证了人们的猜测。红豆的性取向因猥亵男童违反法律而不能得到如人们对对待毛宁一样的谅解。田震在南京的愤怒揭开了歌坛黑幕一角,罗大佑在滂沱大雨中成了黑暗里孤独的舞者……


 


浮躁不断膨胀,崇高无处藏身。电视广告中模仿克林顿的厂家希望借此扬名,又有药厂推出新药“泻停封”也希望谢廷锋来告状,某服装市场打开模特的上衣钮扣露出清晰的胸衣高呼“开了”……黔驴技穷的广告人开始借助人心本能的低级趣味的来吸引眼球。


 


吸引眼球的还有互联网,今年的网站如多米诺骨牌一般纷纷倒闭。网站请来心理医生坐镇,给你一本《谁动了我的奶酪》,一小时走人,此处不留人还有留人处?My8848再也不能借助数字的谐音来制造财富,老榕却金蝉脱壳到了西单商场,互联网不相信眼泪?王志东为资本的意志所左右终于下课,且不明缘由的将金庸取名“青鹤鸣” 新公司变更为点击科技,没有了江湖盟主的护驾,能否东山再起?微软的垄断伤了国内外用户的心,中国政府采购以保护民族企业的名义拒绝了微软的绣球,盖茨是否也应该给别人一口饭吃?


 


关于自己的鸟语花香


中国在2001年喜事不断:申奥成功、足球出线、加入世贸、经济增长7.3%……我自己呢?乏善可陈?一年的忙碌在回首的时候是那么清晰而短暂,而未来的一年却那么渺茫又漫长,所以我会有追忆似水流年的唏嘘和期待来日方长的感慨。这一年过去了,我在文学道路上渡过了磕磕绊绊,看到了鸟语花香,目睹了人非物是,品尝了爱情甘苦……我一直希望的状态似乎正在逼真的靠近:渐入佳境。这一年过去了,体重没有增加,身高也不见长,面部皱纹在增多,同学说我有点沧桑,朋友还是那几个,平时不见也不想,英语听了十几盘,嘴巴还是不能讲……这就是我的2001?我的2001在图书馆318度过,那里有我午睡的鼾声和游离的目光……


 


迟宇宙说“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二十五岁要异常牛逼”。 2002年,我25岁…


上一篇: 《求求你表扬我》·好电影在哪里
下一篇:MSN断了,仿佛断了整个世界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