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本文为《梦想金山》后记。


首次对金山企业史进行全面剖析的《梦想金山》一书由中信出版社于2008年4月出版。


 


    2007年10月末,北京开始转冷。街边银杏树的叶子已是璀璨的金色,秋风吹过,树叶纷纷落下,宛如童话世界——这是北京最美的时节之一。


我们蜷缩在北京北四环某大厦3层的一个茶馆的房间里,房间没有窗户,关上门,就是两个世界。这是我们三人第一次在一起集体写作,在世界日益变平的今天,我们试图把自己隔绝开来,找回写作最原始的状态。事实证明,这是不可能的。


两年前,大家都在谈论世界变平了。在这个日益平坦的世界中,写作更没有可能回到原始的状态。让世界变平的因素很多,报纸、广播、手机、E-mail、QQ和MSN、百度和Google……当然这其中最重要的是互联网:互联网改变世界,软件推动互联网。


 



我们正是想要写这样一本书:在这个互联网时代,总有一些本来和互联网没有关系的人和企业在不断转型中抓住了互联网的机会,从而得以发展壮大并最终影响到每个人的生活和工作。


2007年6月,我们决定以金山为蓝本写这本书。原因很简单,金山是一个成立了19年的企业,曾经研发了国人引以为傲的软件产品,和他同期的通用软件企业几乎已不见踪影。而在坚持通用软件理想的同时,金山转型互联网,走出另一条征程,在坚持梦想的路上最终走上康庄大道。这样的企业除了金山,不见第二家。


这的确是值得写的东西,也足可以写一本书。更重要的是,在将近20年的风雨兼程中,金山始终坚持梦想,从未动摇。这在IT业界而言颇为“另类”,这是一个奢谈理想的年代。马云说:“我不知道该怎么定义成功,但我知道该怎样去定义失败,那就是:放弃如果你放弃了,你就失败了;如果你有梦想,你不放弃你永远有希望和机会。”当越来越多的企业家像雷军、像马云一样将企业当作事业、当作梦想去做的时候,也许就是我们这个商业时代最令人欣慰的精神财富。


在写作本书的过程中,为了能够得到第一手的材料,我们第一次探访了珠海金山的研发总部。感谢雷军的支持让我们顺利采访了许多金山的老员工。他们很多都已经在金山工作了十几年,和许多金山人一样激情满怀。在他们身上深深烙印着的金山文化的影子,令人着迷。


 



写作起始于7月中旬,这是一个热火朝天的季节,我们的干劲也非常足。我们曾经乐观的订了一个写作计划,想在8月13日完成初稿的写作,因为根据目前流行的企业史的内容和写作风格,三个人合起来三个月的时间完全足够了。而显然,我们低估了金山历史的丰富程度:尽管我们在各自的工作之外,花费了几乎所有晚上和周末的时间,很努力的写作,但是到11月13号,我们仍然没能拿出一个完整的版本。


采访雷军的时候,他笑着对我们说:要给金山出书的人太多了,可是20年过去了,也没有一个人给真正写出来。金山20年的旅程中,成功、失败、正确、错误、痛苦、心酸、转型、纠葛、光荣、梦想……真正梳理清楚需要作者具有足够的耐心,散落在外的已经有很多残缺的书稿版本,都是写到一半难以为继的。


我们却不愿意也如此放弃。事实上,和最初的简单乐观相比,我们更深刻的认识到了我们所做的事情的价值。在很多时候,我们写到一个场景、一个故事的片段,了解到一个难以做出的抉择,甚至都会为之感动。我们从未想到自己有一天会被自己的文字所感动,但是金山发展中的那些故事却具备打动作者自己的力量。


在写作的过程中,我们深深的感受到一个软件企业的不易,尤其是在中国做通用软件的不易。也正是因为这种在恶劣的环境中坚持耕耘,让我们感受到一个企业的顽强和坚韧。我们有很多的疑问和质问:为什么金山这样一个知名的软件公司没能从中国信息产业的发展中获得相匹配的回报?累积已经达到数千万用户的金山词霸,就有理由让金山成为世界级的企业,为什么在这里每年的回报却不过区区几百万?拥有如此之多的用户的公司为什么要等待了19年才能上市?


 



我们抱着一颗最简单的心,就是真实的记述一个企业20年的路程,是非成败,留给读者自己去评说。我们没有过多去定义一个人对一个企业做出怎样的贡献或造成什么样的损失,我们也没有过多描述竞争对手与金山的恩怨纠葛,因为我们承认每个人看事情的角度会不同。尤其是对金山,我们更不想妄加评判:金山远没有到盖棺定论,或者说可以下结论的时候。并且,也因为在中国,没有一个企业像金山这样饱受争议。我们只想客观的还原出我们能还原出的金山发展过程的真相。


在写完金山整个的发展历史之后,我们也觉得深深的忧虑。在金山上市后,有媒体提出来说金山上市是国产软件的悲哀。我们的忧虑也正在于此。中国的软件业生存环境的确不容乐观,但是难道中国的软件业真的无法做大吗?Firefox依靠Google的广告实现了盈利,Linux通过与硬件厂商的合作实现快速发展,Google也开始推出在线办公将软件免费的模式……他们的成功证明了单纯的软件公司也并不会消亡,微软也并不是“出手必死”的对手,中国软件业缺乏的或许还有创新。


但是同时我们也很欣慰,我们看到,金山若干年来一直坚持自主研发,坚持创新。这是坚持,更是对未来的自信。


 



未来,当世界任何一个地方都有联网的计算机的时候;当互联网将世界的每一个角落连接在一起的时候;当人们的生活除了衣、食、住、行其他都可以在网络上进行的时候;当任何人只要一个帐号就可以登陆任意一台计算机进入自己的计算空间的时候;当所有的工作都可以保存在提供免费服务的互联网主机上,用户不需要为客户端购买任何应用软件的时候;软件厂商的未来会在哪里,金山又会在哪里?


任何事物都在加速度前行。虽然我们并不确信这样的时代会什么时候到来,但是我们相信,它到来的速度会越来越快。也许这对于金山会是更大的机遇。互联网娱乐在未来会有更充分的前景,软件技术对互联网未来的发展更有巨大的意义。


对于金山,雷军对《中国企业家》的记者林涛在从香港到珠海的渡轮上这样说:“现在是2007年,到2017年的时候我敢肯定金山还在那里。如果未来金山的十年还能与时俱进,保持梦想,做世界一流的技术公司,做一家伟大的公司。如果这个梦想还在,金山肯定还在。”对于这家公司的未来,我们没有过多的忧虑,来日方长。  


 



对于一个国家的信息产业的未来,我们也没有过多的忧虑。也许在信息技术上我们的确还比不上发达国家。但是我们看到这样一组数据:2005年我国软件产业总产值达到3300亿元,出口2500亿美元。这个数字每年在以20%左右的速度增长。而我们的信息产业规模已经仅次于美国,为世界第二。同时在技术上,我们正在努力的追赶。我们看到搜索引擎技术等方面我们正在努力的追赶,在某些技术上已经走在了世界前列。


中国人的“大国主义”、“视天下为己任”的情怀也不断的满足着我们的雄心。中国正在成为一个具有国际影响力的大国。世界在改变中国,中国也正在影响世界。这正是一个从事信息技术的企业背后的资本。


当我们在冬天结束这个故事的时候,春天正悄然来临。


 



 


我们要感谢太多人。他们给了我们时间,给了我们他们的故事和经历,还有思想。


感谢方正控股的主席张旋龙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来接收我们的采访,介绍了很多金山早期不为人知的内幕;感谢金山董事长求伯君的宽容,在本书成稿后征求他的意见时,他只改了一个词——把早年开“宝马”改成了“丰田佳美”;感谢CEO雷军对我们创作本书的大力支持,没有他的慷慨,我们不会得到深入金山内部,在北京珠海四处采访的便利。


感谢金山的首席运营官任健,他对本书的写作提出了很多很好的建议;


感谢主管网游的副总邹涛,在那有一个朝南开着窗户的办公室里,三杆烟枪边抽边聊的感觉对采访来说是一种不可多得的奢侈。


感谢珠海金山研发总部万里、陈飞舟、董波、沈加正以及西山居的众多侠士,在珠海的几天采访,与其说是采访,不如说是一次身体和思想的双重旅行,那种如沐春风的感觉至今难忘。


感谢金山的软件事业部副总经理王欣对金山互联网转型的解读,她写的《产品经理实战手册》有诸多关于市场营销的具体操作有详细的解读,这给了我们很多启发;感谢金山软件产品市场部经理朱磊对本书的支持,在同去珠海的飞机上,她给本书提出了许多有价值的建议;感谢金山市场部魏炎对书的封面设计,大胆出位又不失庄重;感谢珠海金山实验室的许式伟,与我们畅谈未来的“网格”时代,让我们颇得启发。还有许许多多我们需要感谢的人,不一一列出。


感谢昨天,相信未来。


作者


2007年11月5日于北京


上一篇: 雷军首度公开金山成功的“七种武器”
下一篇:谁能做网络广告界的淘宝?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