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1、聚会,全班的哭声和我的歌声。高中同学的聚会一般会安排在初四左右,我因事没能参加这次高中毕业十年的聚会,也不知谁在这次酒局上酩酊而后快。初中同学的聚会多是16年不曾见过的人们,晚上九点在我到达酒桌时多数人已经离席而去,留下的三个人中两个已经不辨姓甚名谁,而十数年光阴曾发生过什么,每个人又有了怎样的变化,不是似曾相识的外表所能看到的。于是,只有回忆和寒暄。他们还记得我初一转学时全班的哭声和我在告别班会上的歌声,尽管他们记错了说我当时唱了《故乡的云》——1990年代流行的歌曲有什么我已忘记,而当时除了《再回首》之外还唱了另外一首什么歌,模糊的记忆都已随十六年前的风散去了。
 


2、带一本书旅行是多么不现实。每次出行或休假我都担心自己因无所事事的虚度光阴而懊悔,因此,每次我都会带上足够阅读的报刊和图书。而每次都几乎是原封不动的将书拿了回来,特别是在有电脑随身时读书的欲望从未胜出过。这次春节回家我带上的是吴****的《激荡三十年(上)》,同样在收拾返京的行囊时我才翻看了前言。尽管如此,出行带上几本书的习惯也从不会改变,就像我上厕所也会带上一本杂志一样,我患上了阅读焦虑症。

 

3、倾城之恋。07年第六期的《三联生活周刊》上有一篇《也算倾城之恋》,文笔很好,是我如今无法寻求的境界,在数年前我也曾经有过这样的心境和刻意雕琢的文笔。这篇文字描述了一段非典若隐若现的恋情,故事很简单也很平常,而美妙的文字会让意境不同:“无可名状的病毒在北京惨淡的空气里翻飞,学校早已四门紧闭,人群众弥散着大厦将倾的末日感,就像张爱玲笔下30年代的香港城。”在我看来,困境下的爱情诞生在一见钟情的两情相悦之外,更能让人相濡以沫,有了某种依赖和依靠感觉。我和老婆的爱情开始于一个迷路的秋游,并相伴走到现在,这或许是可以看作是倾城之恋的延续,尽管十月的夜色之下的深山并未倾城。

 


4、越狱有多么好看。这部美国电视剧或许是我近年来看过的最好看的电视剧,因为我看电视剧极少。这个春节,我和老婆沉浸在Michael Scofield的世界里,昨晚进入了第二季的第三集,逃出Fox River之后的世界是一个更大的监狱。全部看完之后,我或许会以《监狱游乐场+有惊无险的奔跑快感+智力狂飚》的标题来写我眼中的《Prison Break》。三联做个一期专题《<越狱>的中国隐秘流行》,可以一读。

 


5、思维的乐趣。写作是一种放松,在考研期间及之后的日子里于我而言都是如此,在文字中遨游别有一种说不出的快乐充实和满足感。“思维的乐趣”是许知远们建立的一个网站的名字(www.mindmeters.com),看他们睿智的文字你会理解思维为何是一种乐趣。思维让人充满活力,也有思考的痛苦,但这就是思考者的生活方式。

 


上一篇: 诺基亚的客户是如何流失的?
下一篇:上班第一天,互联网呼唤春天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