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雪花的快乐/徐志摩


    假如我是一朵雪花,
   翩翩的在半空里潇洒,
    我一定认清我的方向——
    飞扬,飞扬,飞扬,——
   这地面上有我的方向。
   不去那冷寞的幽谷,


  不去那凄清的山麓,
    也不上荒街去惆怅——
    飞扬,飞扬,飞扬,——
   你看,我有我的方向!


  在半空里娟娟的飞舞,
   认明了那清幽的住处,
    等着她来花园里探望——
    飞扬,飞扬,飞扬,——
   啊,她身上有朱砂梅的清香!


   那时我凭借我的身轻,
   盈盈的②,沾住了她的衣襟,
    贴近她柔波似的心胸——
    消溶,消溶,消溶——
   溶入了她柔波似的心胸!
   ——–
   ①此诗写于1924年12月30日。发表于1925年1月17日《现代评论》第一卷第6期。
   ②亦作凝凝的。
  诗人徐志摩在他的《猛虎集》序文中写道:“诗人也是一种痴鸟,他把他的柔软的心窝紧抵着蔷薇的花刺,口里不住地唱着星月的光辉与人类的希望,非到他的心血滴出来把白花染成大红他不住口。他的痛苦与快乐是深成的一片。”如果把徐诗中《雪花的快乐》、《再别康桥》和《我不知道风是在哪个方向吹》(以下简称《雪花》、《康桥》、《风》)放在一起,它们正好从这样的角度展示了诗人写作的连续、希望与理想追寻的深入。这实在是一个有趣的比较,因为这三首名篇风格之一致,内在韵脉之清晰,很易令人想到茅盾的一句话:“不是徐志摩,做不出这首诗!”(茅盾《徐志摩论》)


 

1、北京冬天的第一场雪并不大,温度略高的缘故。与童年田野中的银装素裹相比,城市的冬天只是多了白色的点缀,并无多少心旷神怡、天地开阔之感。




2、任由雪花落衣襟。




3、奥运大厦门前的天桥,过客匆匆。


上一篇: “用户中心”的幌子·商业时代的病
下一篇:看好梁冬的“艳遇旅游2.0”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