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北大三角地的海报




关于北大的新闻从来都不少。《北大三角地拆除信息栏学生会称广告影响环境》、《北大将劝离教学楼内无学生证者》,这是最近关于北大的两则新闻,从中我们看到了管理者的思考和行动,可是一切真的都需要与时俱进吗?有感而发,写写我记忆中的三角地;关于北大边缘人的故事已经太多,留作以后再做谈资。

97年我到北大的时候,昔日崔健首度在校园嘶喊《一无所有》的大讲堂刚刚推到,只有一片瓦砾废墟还有推土机的轰鸣。从前辈们的回忆中才知道大讲堂原为大饭堂,门口树林里有很多柿子树,还有很多排摊卖书的学生——这种记忆在后来者心中是一种类似对80年代燕园理想主义生活和北大南门小酒馆的回溯性想望,充满无数的羡慕。

好在我到北京的那一年北大三角地还在,那个交叉路口的小小三角形并没给我留下多少印象,后来还是在前辈的指点下开始注意这三岔口的海报和广告。此后,每每经过这里我都会驻足,看各种活动海报,大一那一年我几乎每场演讲或报告都必听,有人说在北大学到的知识有三分之二是来自演讲和报告的。因此当读研究生时我们搬到三四公里外的万柳,对于那些刚考入北大的同学来讲,我会觉得是一种非常大的遗憾——如果这是听老师讲课而不感受燕园的氛围特别的学术演讲的氛围,那么在任何一些一所大学或许并无多少差别。

后来我和朋友做了电子商务协会,凭借注册协会免费发放比尔·盖茨到清华演讲的200张门票,我们的协会招收了200多人。后来还帮一个旅游网站做过一次活动,再后来因无暇做更多活动就渐渐懈怠而不复存在了。而三角地还是昔日的三角地,每年学生入学的9月,这里如集市一样繁华,所谓“百团大战”的各种学生团体都来这里招新,那是一种年轻无敌的理想汇聚地,看到那场景你会觉得这才是大学,这才是燕园。

回到三角地的海报栏。因三角地是从宿舍到教学楼的几乎必经之路,因而在这里张贴海报的作用重大。在学生利用这里做活动推广的时候,自然也给了广告以可乘之机。特别是考研、租房的信息,曾覆盖了海报栏的大部,也就出现了管理方在报道中所说的拆除海报栏的初衷。至于在规划的电子屏,自然是顺应了时代发展,然而,手写海报的魅力远远大于比特在等离子屏幕上的粉墨登场——就像燕园之所以美丽是因为那些古老的建筑而非后盖的教学大楼。当管理不当(商业广告通过保卫部缴纳一定的费用并拿到不干胶标签之后是可以合法张贴的)的后果转嫁给三角地这个信息集散地的时候,学生们一定会失落到无以复加,更何况这种改变并未获得学生们的事先同意。

数年前,农园餐厅推倒重建,校方民主征集名字。在诸多商业化名字的选择中,学生们在bbs上呼吁一定要保留住“农园”这个朴实的名字,结果自然是农园高票胜出。而后来学三改建之后竟然选择了一个土洋结合的名字“康博思”,即Campus的音译——或许这也可看作是与时俱进了吧,就像电子屏取代三角地的海报。

三角地还是一个信息集散地,就像海报离去时的伤感,我不知道当电子屏在若干年之后也要离开的时候是否也会有人怀念——一代人有一代人的记忆,就像一代人有一代人的宿命。

205年下半年,我曾用密集的图片记录过燕园和三角地,算是重现历史现场的载体吧(文章分类-燕园记忆)。


上一篇: 封闭一周
下一篇:谁可以摧毁史玉柱

1条评论

  1. Re:关于北大三角地的记忆
    大讲堂和三角地的情形至今还清晰的印在我的脑海中,只是每每到秋天从大讲堂前路过看见挂满枝头的柿子,总和同学商量着等熟了一定要摘几个吃,但总是突然发现一夜之间柿子就全没了,只好把念想留待明年,结果这种企图始终未能实现。除了满园的葱绿外,秋天里大讲堂前的柿子林和未名湖边的夹道银杏是印象中最深厚的黄色,厚的流彩。
    三角地是北大校园民间文化信息的集散地,在没有互联网的时代,那就是一个门户和BBS,看着一层又一层各式各样花里胡哨的张贴,那是一种流淌的心跳和脉动。它的魅力并不仅仅在于你从那里读到了什么,更在于你即使不看,但你知道他在哪儿,但是现在没有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