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就像我此刻用Bodum水杯沏上一杯花茶,然后附庸风雅的读《万古江河》。”



1、心中有古典,空气般的玉?大仙(博客:大江歌罢掉头东三环)的文章我很爱读,嬉笑怒骂与才情横溢纠缠在一起,颇有意趣,这是一种弥漫着都市灯红酒绿的靡靡之文。晨入厕,读《三联》,有大仙文字《空气般的玉》,结尾是:“贵似和氏连城璧,奇如夜殿照明珠,古墓再深,宝贝再好,对精神世界而言,也不过是泛泛之物。一个人即便是把家里倒叱得跟唐宋元明清似的,依然摆脱不了当今的俗气。其实古典就是一块空气般的玉,悬于我们冷然的内心,不动一丝声色,而又凝聚千古幽思”然而,这喧嚣闹市,谁还有空气般的玉悬挂于内心而昭显内心的宁静?



2、闹市古典,仍需载体。《三联》又有文《旧体诗和ipod》说:“我随身带着一个iPod,旅途之中不会写诗,就听听音乐。比如在俄罗斯,我就听听拉赫玛尼诺夫的第二钢琴协奏曲。比如在雪山或高原,我需要一点穿透力极强的声音,那就听听苏芮。”在股市狂飙、房价乱长、汽车横行的都市,谁还能不依靠载体而能故作镇静维持内心的宁静?即便是为了给自己一种都市小资的感觉,恐怕也要到后海或三里屯寻找一种放纵的感觉;倘若要给自己一种知识分子的暗示,恐怕也要到许知远的单向街书店或雕刻时光力求片刻沉静——我们需要这种暗示和载体,既然我们无法凭空而生发“空气般的玉”的古典心情。就像我此刻用Bodum水杯沏上一杯花茶,然后附庸风雅的读《万古江河》。


上一篇: 《数字娱乐经济》后记:做一本博客书如何
下一篇:完美主义者

1条评论

  1. Re:谁还有“空气般的玉”・古典的载体
    有道理1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