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近在咫尺,却永远无法牵手(2005.10.19拍摄于北大临湖轩)

重贴说明:

很多时候,也许我们会发现,现实的力量过于强大,足以摧毁一切努力用精神构建的家园。栖息于心灵之间只是暂时的安慰与麻醉,江湖的险恶与身不由己才是真实的存在,更为可怕的是我们无法抵御和改变这种真实,于是,我们说:这就是命运!

 

 

忘掉她,像一朵忘掉的花,像春风里的一出梦,像梦里的一声钟,忘掉她,像一朵忘掉的花。——题记


今年的冬天格外的冷,所以即使放假在家也很少出门……
一天中午,一个平时要好的朋友明打来电话,说过几天要组织一下初中同学的聚会,问我想不想参加。老同学的见面一定非常亲切,我想,于是如约来到他的家。这个朋友初中没有上完就参军走了,到现在已经六年了,而我在初一的第一个学期之后,因为搬家也转学了。
那段记忆中印象最深刻的是我转学走的那一天,班里的几个同学张罗着为我开一个告别会,毕竟半年多的时间,我一直是班长,并且每每名列前茅的成绩让同学们对我的印象还是不错的。下午放学,大家谁也没有走。几个要好的朋友在讲台上说了什么,已经记不太清楚了,好像还有人唱了几首歌。比较清晰的是,我感谢同学们对我的照顾时,隐隐有女同学轻声哭泣,渐渐人多起来。我也不知道那时候为什么会和他们有那么深的感情,也落泪了……虽然我的歌声不是美妙,但作为一种表露感情的方式,我哽咽地唱着,“只要你过得比我好,什么事都难不倒,一直到老……”


回忆编制成的东西,放在什么地方都还看得见,而记忆中的情节仿佛就在昨天……
应当说那天真是凑巧得很,我们到达明家时,意外地见到了多年没有消息的另外一位老同学宇。之所以说以外,是因为今天的聚会没有通知他,他的家离这里非常的远。
我们一起回忆初中的同学和老师。彼此诉说着自己多年的生活经历。恰好电视中播放牛群和大山的相声《我爱北大》,那是北大庆祝百年校庆的晚会上的节目。于是,我有和他们讲起了我的学校、我的学习……在别人的印象中,北大是全国最高学府,那么的美好。我也因此而觉得非常的骄傲和自豪……


先前通知的同学陆续到了。气氛开始更加活跃,有的聊天,有的打扑克,有的已经开始高歌了……大家兴致都很高,没有我常害怕的老友相见却无话可说的尴尬乃至让人伤感的场面出现。我们谈起了共同的母校,心中升腾起多少以前不曾感受过的对于这个其实很简朴乃至破陋的校园的依恋,还有很多往事突然从记忆的角落里冒出来,令我如此感动又如此欢喜。
杰做了一所中学的老师,具体教什么,不太清楚。她苦笑着向两个男同学复述自己的现况;通知我来的明,初中没有毕业就参军去了,在部队又经过努力,考上了一所军校,今年就毕业了,而且在北京一所空军指挥学院的工作也落实了;宇有些脸红地笑道:我是这儿坐着的人中最没出息的了,恐怕一辈子也比不上你们了。我们便都安慰他,说了一些有时自己也难以相信的理由,宇笑笑。刚现在在天津一所建筑学院上大学,应该还是不错的;旭初中的时候是学校的风云人物,唱歌、跳舞样样都行的来,由于上幼师的时候经常主持一些晚会和联欢的节目,被县政府选去做了秘书;华文文静静地坐着,很少说话,和初中的时候一样,只是越发的娇小玲珑了,是一种惹人怜爱的美……


然后是我的问题,大家都很关心我以后做什么,说“我们那个班就指望你出名成家了”,这让我十分不好意思起来。我说,人各有志嘛,做什么都可以混的不错。我急着岔开关于我的话题。有几次我在不经意地转头和微笑间,看见华直直地注视着明,眼神中有一丝不易觉察的忧郁……
天黑时,我们谈兴犹浓。


既然难得见一次面,就好好地聊聊吧,明说完,就去张罗着做饭了。我们则在一起神侃……吃晚饭时,明的家人都不愿同席以妨打扰我们的兴致;明拿出几瓶京酒。在大家的鼓动下,我也喝了几杯,由于平时很少喝酒,所以有些晕晕糊糊的,但神智还算清楚。再看几位女生的双颊已经绚烂这压倒桃花般的艳丽。我知道自己也有些朦胧的感觉了。
晚饭后,我们一边看着电视,一边淡淡地继续聊天。可能大家都喝了不少的酒,话明显多了起来。想一想,我们中的好多人已经八年没有见面了,就更加感慨时光的飞逝。时候不早,起身告别,明和刚决定分别送华和旭回家。
听说刚和旭关系不一般,所以他们两个就一起先走了。我今晚不回家是肯定的了,太远。明执意要我陪着他去送华,反正在屋里呆着也闷,不如出去一起透透风。


冬夜的风吹过头顶,清醒了不少,却也觉得有些晕头转向。
他们在前面,有一阵子没说话,也许是我在不方便说吧。于是,我接过华的车,一个人推着走到前面去了。越是这样时候,我愈发的开始想阳,要是她在我的身边该有多好,有人陪伴,有人照顾。听着自己因为酒精的作用而愈来愈强的心跳,两腿一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等我几经努力慢慢地从地上起来时,听到了后面传来轻声的哭泣,回头一看:两个人影紧紧地拥抱在一起。我知道那是明和华。我继续走着,我知道这样的场合,任何形式的打扰显然都是不合时宜的。到了转弯的地方,我不知道向哪个方向走了,只好停下来等着……
天旋地转,我支上车,蹲在了地上,一阵恶心的感觉反涌了上来,我吐了一地。明两个人赶紧跑了过来,我急忙说没事,没事。站起来要继续走。明一把拉住了我,说要告诉我一件事情。我知道,明和我是最好的,虽然我总觉得和他之间有些莫名的隔阂。他也一直有什么话都跟我说。他紧紧地拥着华,向我倾诉了一个我以为只有在书中才会有的故事:


明和华在小学的时候,就是好朋友,上了初中,两人的关系更加紧密。虽然彼此心中都有一颗萌动的种子,可是谁也没有说出来。明退学。当兵。又上学。和华的联系一直没有间断。家境不好的明有个愿望,就是今生能够和华一起度过。他说,我对任何一个女孩子都没有什么感觉,只有华。明的家境我是清楚的。父母没有什么本事,拉扯几个孩子长大,已经很不容易了,最近东拼西凑地给一个儿子办了婚事。父母整天打麻将,家中里里外外的事情常常是他一个人操办。不甘平庸的明其实是一气之下才去当兵的,在部队受了不少的苦,到今天总算有了出头之日。可是,自己在外立足尚且不容易,哪里还有精力考虑和华的事情。他说,我在外混出个人样,还得好几年,华也不小了,怎么耽误的起呢?况且,华的家中几个哥哥对母亲都不孝顺,所以华想结婚的时候带着母亲一起,以尽孝心。这样的事情对于明来说,简直是不可能的,好不容易出去了,总不至于再回来吧。爱情又不能当饭吃。
华初中毕业。上体校。今年就要毕业了。在学校有一个男生对她情有独衷,追得很紧。她也知道明的情况和想法,于是,渐渐接受了这个男孩儿的爱,她对那人说我只有一个要求,我要和我的母亲在一起……


突然我意识到自己的耳中只有单调的车轮转动的声音,我感觉到冬夜的寒冷,我感觉到一种难以言表的心酸。曾经以为只有在书中才会出现的情节真实地出现在我身边的时候,我有些难以相信,爱情注定要为现实所困么?爱为什么一定要承担太多的内涵?
夜的空气清新冷冽,头顶星光灿烂,月亮已不见。


明说,也许是最后一次拥抱你了,也许是今生最后一次凝视你,我知道我对不起你,我没有能力把你照顾好……今后的日子,我还是会想你的,真的,自己从来没有这么深刻持久地想过一个人,对你的思念超过了任何人,包括我的父母。多少次逼迫自己忘掉你,可是又怎么可能?一个恍惚,你的眼睛你的笑容你的声音,就又出现在我眼前耳边……你对于我,一直是可遇不可求可望不可即的,我所能做的,只是远远的注视,默默地祝福你快乐平安。有时又想,忘不了你,又何尝不是我的幸福?从上小学认识你,你就一直是我心中最美最聪明最善良的女孩子,象个女神,而我只是被你光环所罩的一介凡夫,不能让你做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孩子!来生再娶你,行么?

相信我,我也想你,真的想你,发疯的想……


明环绕着华的腰的双臂匝得更紧起来。我能感觉到华在哭泣中的颤抖,就如我自己的越来越重越来越快的心跳。多想让时间停留,停留在此刻;多想地球能够停止旋转,让他们永远留在这曾经熟悉的小路上,相爱的人不能在一起,难道不是一种残忍么……
在拐弯的地方,我们又停下来。我知道这也许就以为着明和华永别的分手,华男朋友家在一个很远的地方。两人深深地直视着彼此的眼睛,呼吸和心跳仿佛已经完全失去了自制力。夜是冷的,我想那拉在一起的手也是冰凉的吧。我悄悄走到后面,我知道我说什么都会是多余的。两个身影相互前倾,唇在一刹那间相触,长时间地迷恋着,不忍分离。我不知道泪水淌过的唇是否也是冷冷的,带着点冬夜里的清凉,让彼此在许多日子以后都难以忘怀这缠绵悠长的一吻……


那样的一吻后,他们就那样许久地站在路口,保持着那份令人心醉神驰的沉默。
天空很蓝,蓝得让人心醉;而夜空的星星又多又亮,也只有这时才想起什么是璀璨的星空;就象今夜的星空。看到这么美好的景色,会有一种想哭的冲动……
回去吧,已经快十一点了。


我后来一直为说了这句话而懊悔。既然不能一生共度,还不能多在一起一会儿么?而所有完美和不完美的爱情都会以某种形式结束的,今生不能娶她,就祝她幸福吧……
……


回来的路上,我们一句话也没有说,语言,即使是安慰,也是多余的。
现实的牢笼终于囚禁了爱情,我后来总觉得这样的障碍应该是可以排除的,如果彼此都把对方当作一生的幸福,也许我不会明白他们的心情和难处,他们不是我,而我也毕竟不是他们。对于他们的故事,我只能是一个描述者,却没有资格评述。梦想是缥缈的,现实是残酷的,明是爱她的,而她又终究不是明的……


生活就是这样在一种残缺中继续着,当无力去改变时,我们说残缺是一种美;我们还说,失去了才懂得对方的珍贵。安慰别人,也安慰自己……


我不知道他们在漫长的人生旅程中是否会幸福快乐,不过,我倒是宁愿相信在将来的某一天,依然相爱的他们会再次相遇,那时候,现实的牵挂不再成为他们的负累。关于一生的幸福,怎么可以说放就放呢?真心相爱,珍惜拥有,然后,悄悄地说,没有了你,就好像目睹爱的幼苗渐渐枯萎,却没有爱的雨露来灌溉。
今生,你会嫁给我吗?
……
2/12/00 4:22:13 PM


上一篇: 忙碌论文·俩暧昧的博客
下一篇:《幸福像花儿一样》:爱谁都一样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