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1、曾经。
寻呼机是个希罕玩意儿,又称BP机或BB call。98年父亲送我的时候,它的价格像手机一样高,其地位也向现在的手机一样。我的寻呼机是“汉显”(汉字显示,数字机则只能显示阿拉伯数字),相当于现在手机的彩屏或是PDA了。我还能清晰记得我的寻呼机号码126-7319082,父亲告诉我记忆方法是7+3=1+9=8+2=10。

 

2、片断。
一个朋友的寻呼机能够区别发信者的性别而鸣叫声不同,听声音就可以决定该以怎样的速度行动。恋人之间的甜言蜜语,无论多么肉麻甜腻腻都要先对寻呼小姐说,才能传达到对方。想象一下你要对着寻呼小姐说出你跟女友都不好意思说出的“我爱你!”该有多困难。而且,待你说完她还要给你朗诵一遍以确认,听得自己脸红,幸好这朗诵并不会夹带感情色彩——或许这也是寻呼从业规则之一吧。因此大家开始使用隐语,520之类的网络词汇雏形就此出现。寻呼之前,要先打好草稿至少也是腹稿,由于字数限制用语须精练类似发电报。寻呼机信息虽短,也有SP业务,内容多为天气预报或是笑话之类,色情擦边球仍是杀手锏。有一天,我们自认为很有创意得想,如果发明一个能自己输入信息的寻呼机该多好,无论多么肉麻的话就都敢说了——那时候并没有想到手机还能有短信息。

 

3、怀旧。

手机有了,短信息也有了,寻呼机消失了,我用它当闹钟。当再也不用为给情人发一个亲密但有分寸的寻呼机短信而苦思冥想的时候,宛如初恋的美好也同时消失,就像汽车取代了自行车,我们却再也无法感受“我要带你骑车去看斜阳”的浪漫了。

 


上一篇: 文学与IT研讨会·中国通何莫邪
下一篇:《未名湖是个海洋——北大原创音乐20年纪念唱片》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