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1、当接到去照研究生毕业照的通知的时候,我才更真切的感受到真的要毕业了。周一中午本想酒足饭饱之后再去照个面色红润的毕业照,但最终还是先去照相了,顺路的缘故。照毕业照的地方在二体,排队的人不多,交钱10块、报出学号、端坐、挺胸、低头、再向左偏一些,好了——三年时光就这样定格在毕业照上。


 


2、三年,弹指一挥。燕园三公里外的万柳公寓两年、一墙之隔的畅春新园一年,毕业之前我们终究未能有机会与燕园同床共枕,对于大多数没有住过燕园的人将是一个永久的遗憾。一个研究生朋友在从万柳搬到燕园的时候,我写下了这样的话:


幸福的人啊,燕园的日子会更加难忘!


有幸在燕园栖息了几年之后,我说:如果不住在燕园,北大也许就白上了!


因为不在燕园:


你不能穿上拖鞋就去听那么多精彩的讲座,而讲座就是你的眼界;


你无法体会凌晨两点未名湖畔的笑声和哭声;


你无法理解凌晨三点三角地不熄的蜡烛所寄托的哀思有多深(邱庆枫事件);


你无从知晓中国南斯拉夫使馆被炸之后三角地的爱国热情有多高;


你无法体会邀上三五好友在小松林山南海北的酣畅淋漓;


你无法看到那么多青春的本科MM们灿烂的笑容;


你无法感受那熙熙攘攘的31楼前的爱情风景;


你无法心动于到开水房打水时邂逅那个漂亮的女生;


你无法体会非典时跳墙的乐趣;


你无法在百无聊赖时随意走着去讲堂看个电影;


你无法和mm在皇家园林深处安全的散步;


你无法在某个无人的夜晚跳入未名湖嬉戏;


……


现在你们可以了,


因为你已经进入燕园的魅力氛围之中,


好好感受这一切!


 


3、我曾经在燕园住过几年:12433183154440944521,都是我曾经栖息过的地方。而其中最为快乐的时光是在1998年到2000年间居住的12433,那时年少。宿舍兄弟各具特色,老大哥王相坤的沉稳幽默、山东大汉陈旻的豪爽擅侃、金融法姜丽勇的博学、道教硕士王江涛的传奇、小兄弟李奇的生猛,都铭刻在记忆中令我时时想起。孔庆东写过《47207》,我也一定会写下《12433》,虽然我没有孔氏生动的文笔和幽默。


 


4、上周六的时候,12433的兄弟们在北大西门外的北华涮肉聚会,这是离开12楼五年后的第一次。每个人看上去似乎都没有多少变化,而餐桌上的觥筹交错都仿佛是在昨天。我们说着宿舍的种种轶事,快乐和笑声源于内心。那晚,我们谁都没有喝多,不像五年前毫无顾忌的酣畅淋漓。不到九点,我们就散去了,有人离家很远要早回。如在从前,我们也许会拎着二锅头到未名湖石舫上继续畅饮,对月高歌。旧梦重温的相聚其实是越短暂越好的,模糊的记忆往往更美好。


 


5、从二体出来,静园不见有人弹吉他唱歌,这是初冬,不是离别的七月。理智和沉默不该属于毕业的校园,要知道在离开校园之后我们将不会再有今日的激情。在半年之后的七月,我们是否会在未名湖畔大声的哭泣、我们是否会在窗外挂出写着红色大字的“吾爱北大,永失吾爱”的白色床单在风中飘摇、我们是否会在已不是南门小酒馆的某个宽敞的雅间中畅饮到天明、我们会像八十年代毕业生的激情放纵后离开还是整理好书籍后默默的走?……


上一篇: 当与银行失去联系·这该死的爱
下一篇:今年求职关键词:调戏、霸王面、攒人品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