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1、  记录。返乡行程100公里,我选择乘坐汽车。到达木樨园长途汽车站时已是中午十二点半,排队买票的队伍很长——为加强管理,原来的车上售票改为了站内售票。正忧虑行李很沉很难排队之时,有人凑近说50块走不走,我说太贵,他满不在乎的说我那算了,显然不愁没人坐车。实在想早点回家不愿多等,就上了车。车上此时只坐了三分之一的人,不到时分钟便几乎坐满了,无一例外都是每人50元——就这样原价18元的车票飙升到了50元,去年的虽也长途车私自涨价也只是30元而已。


2、  分析。观察票价狂涨现象,我们发现春节期间的交通是卖方市场,各种违规行为在监管不力的情况下难以遏制。为了能顺利回家,忙碌了一年的人们舍得多花点钱,看似愿打愿挨其实并不情愿只因没有更好选择;检票人员对此视若罔闻轻易放行,令人不得不怀疑其中的猫腻;一路上并未遇到交警检查乘客购票情况,在一年前是会有人在车站检查的。没有来自政府机构的监督和惩戒,以盈利为目的的长途客车便肆无忌惮了,特别是在春节期间。


3、  插曲。车上107国道,开始买票。绝大多数人都乖乖的掏了50元,而一家三口由于是在车站售票窗口购买的18元车票,被要求补交32元——这个极端无礼的要求被一家三口回绝,售票员竟然在退款18元后让他们下车。三口中的男人很生气,售票员狂妄至恶语相向,几乎动手。男人以手机打电话找在公安局的亲戚,欲在前方拦截该车辆。一家三口最终还是下了车,寒风中,我不知道他们是否能够很快坐上回家的车。待到目的地,公安并未出现:男人或许只是想要吓唬对方,或许只是想要在口头上出口气,或许在我下车之后的前方果然有埋伏,一切都未可知。


4、  明天。我所遗憾的是不守规矩的黑车没有得到任何的惩罚(至少在我的视野里如此),而明天他们还会继续奔驰在107国道上,漫天要价聚敛钞票:黑车们知道渴望回家的人是不会在乎这点钱的——似箭的归意比金子都珍贵,而黑车们也知道一路上不会有警察阻拦和检查,市场经济条件下的经营活动是多么自由而惬意。进站买票之举就是为了避免售票员胡乱要价,而如今制度虽好却不能让人喜欢,这究竟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上一篇: 独立韩秋不寂寞——孔庆东《独立韩秋》阅后
下一篇:春节记录三:春晚印象·星光大道·娱乐的社会效益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