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都说三年一代人,这话我曾经不相信:如此短暂的时间哪里会有代的隔阂?


当看到张靓影、李宇春们横空出世并叱咤中国娱乐圈的时候,才赫然发现自己和当下青春一代之间显赫的代沟,自己早已远离“为赋新词强说愁”的懵懂岁月……而我也开始难以听清周杰伦含混口音的吐字不清,不明白李宇春呼风唤雨的中性魅力是怎样蛊惑了人心,不了解地下传播的韩剧是如何风靡了女人心,还有那亮晶晶鼻钉的自虐式美丽;我始终不能记住那首周杰伦边歌唱边手舞足蹈的曲目的名字是《龙拳》还是《双节棍》;而对李亚鹏的了解,也仅限于他和早已不惑的王菲终结连理的故事;我无暇也无趣欣赏那些眼花缭乱的动漫和肥皂剧;我不再有恶作剧的心情和“陪你去看流星雨”的浪漫……


鲁迅在《风波》中,刻画了一个整天都在抱怨“一代不如一代”的九斤老太形象。而每一代人在评价自己所无法理解的后代时,常常会陷入这样一种抱怨之中,就像我时常对新生代日益浮躁和没有责任感的言谈举止所表达的惋惜或愤怒。他们可以为超级女声们痛哭流涕至晕倒并倒背如流明星们的好恶习惯,却不会记起父母的生日是在哪一天;他们对日韩漫画了如指掌并刻意模仿,却不一定知道张志新是谁;他们关心周杰伦的私生活,却不去思考明天的中国社会将怎样……


而我逐渐发现,这种以个人立场为出发点的判断往往会陷入偏颇的情境,而需要以设身处地的视角重新观察新的一代。就像父辈曾经无法理解我们年少时代对郭富城和周慧敏的喜爱一样,如果我们只看到他们的缺点和不足,我们可能就变成鲁迅笔下的九斤老太。其实这掩盖了我们对他们越来越不了解和不想了解的悲哀事实。我一直在警惕的就是这种九斤老太的心态。这应当是一种姿态和寻求相互理解与沟通的共同努力。


花儿乐队用他们有些稚嫩但真实的嗓音,快乐的欢呼“放学啦”,是不是学校、社会和家庭施加给他们太多压力之后的一种释放;对于五彩斑斓的漫画和电脑游戏、网络交流的痴迷和追逐,是不是竞争日益激烈和商业化的年代,他们只能在虚构和虚拟的世界中寻找真的自己;而对于歌星影星及其理想生活的崇拜和羡慕,是不是金钱社会的熏染而导致的个人崇高理想的现实化转移;在批判娱乐圈和娱乐人物的庸俗甚至低俗的时候,我们给孩子又能提供几个健康的形象或顺口的儿童歌曲、耐看的少年影片;孩子们的童年时光是否正在被英语、钢琴、绘画、体操侵蚀得毫无乐趣;对历史、地理和汉语知识的传授,是不是应当摒弃老旧的教学方式而采取与这个时代更契合的寓教于乐的手段……


每一代人都有自己的宿命,都有自己的选择。新一代所面临的选择与诱惑都远远比前代更多。今天的孩子们普遍天资聪明,他们差不多什么都懂,什么都想学,好象什么都能应付得很不错。春树可以用老练的文笔写出这个年代的迷惘,韩寒很早就进入他所喜欢的赛车运动,18岁的丁俊晖战胜戴维斯成为英国锦标赛历史上首位夺冠的中国人……


当然,他们也比我们一代有更多的压力,而压力逼迫他们过早成熟起来。同龄人的脱颖而出,互联网时代的信息压迫,升学考试的激烈竞争,未来就业的高度市场化,父母亲人的更高期待:如果这些压力不能有效地转化成动力,他们也会容易崩溃。这是严酷的时代和环境在他们身上必然投射的结果。


所谓与时俱进,在这一代身上所呈现出来的不同的价值观和娱乐方式,都是适应这个早已不同的时代而产生的,而不会因前代人的不可理解而转移。到了今天我才明白,年少时和父母的辩驳与冲撞为什么会显得那么理直气壮,即使自己的理由在今天看来是多么的不可理喻。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宿命,任何担心似乎都是多余的。让孩子们走自己的路吧,只要他们不像赵薇一样无知、不像谢霆峰一样蛮横……


—— 此文发表于2006年3月份《四川航空》


上一篇: 毒药真相
下一篇:生于70年代

6条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