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1、4月23日世界读书日,媒体报道普遍忧虑国人读书少了。不知道是哪里的数字,媒体说去年中国识字国民只有51.7%的人读书。媒体所定义的读书只是对纸媒介图书阅读率的调查,而没有将正在成为习惯的电子书或者说基于电子设备的阅读加入进来——读书读的是内容而非载体,并不能因为对《达芬奇密码》的阅读是通过Nokia3230进行的,就不能算作是读书。而互联网阅读更是一种趋势,因为它是免费的。因此,我们并不能将读书日简单看作是纸本书的阅读,尽管红袖添香、秉烛夜读是很美、很奢侈的一件事。

 

2、以下文字刊登于4月24日新/京报《前不久才买了读库》。

许晓辉(公司职员)

  我喜欢看经济管理、学术散文类、通俗类图书。经济读物是提升个人工作能力所必须学习的;学术读物是个人兴趣爱好。最近还在阅读诸如《达芬奇密码》之类的通俗小说。在过去的时间里,我一直以为通俗阅读是浪费时间而价值不大的。因此,早期的阅读更多的是对经典作品和学术类书籍的关注,很少接触以讲故事为主的通俗作品。当工作生活忙碌和焦虑起来之后,日益发现阅读是放松身心的一种很好的方式:阅读通俗作品可以通过作者的视角去感受苍茫斑斓的大千世界,可以弥补自己无法全部亲历的遗憾。

  读书意味着将个人单调的世界变得复杂。以前,阅读是为了获取知识,是抱着功利目的的阅读:为了考出好成绩、谈吐知识渊博,或是增加谈资、为写作积累素材。这一阶段在选择书籍时功利性很强,阅读快感并不考虑在内。现在,正在追求读书的快乐,以缓和工作生活节奏的密集。纸质的书能够抵消数字信息的海量化所带来压迫感和焦虑感。

  每天在地铁上都会阅读,但车厢拥挤之剧烈让人几乎无法打开纸质的书,而主要是通过手机阅读电子书,地铁上下班两个小时能够阅读很多东西。晚上回家会时常写一些东西,同时也是一个阅读的过程。去书店的周期是随机的,并不固定。最近一次去书店是在一个月前回北大的时候,到北大西门外的第三波书店看了看最新出版的图书,购买了《读库》。

  现在出版的图书质量整体不高,需要仔细斟酌选择。

  图书出版过于看重市场效益,因此只尽量满足大众化的购买欲望,对小众阅读有意忽略;同时快速消费时代也使得图书出版趋向于浅显和轻松的阅读,为提高出版速度,质量低劣的作品时有出现;在海量出版中,为引起读者关注而使用夸张的、故弄玄虚的书名和宣传的情况比比皆是。

  本报记者甘丹 刘晋锋 曹雪萍 实习生陈婧  

 


上一篇: 40万之后怎样·人生若像达芬奇密码
下一篇:私人心灵史·用博客行走人生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