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1、当嫖客的成本如今很高,因为抓到会通知寻花问柳者的家人《处罚“嫖客”通知家人不侵犯隐私》。

 

2、剽窃的成本很低:大不了和你平分收益,比如《花儿乐队承认瑕疵 EMI称与索尼达成版权分享协议 》;或道个歉赔20万再给1万精神损失费,咱还有400万的身价,比如《郭敬明抄袭案败诉赔原作者精神抚慰金1万元 》。

 

3、当剽窃成本很低而被发现的机会又很小的时候,投机心理便会占据上风而令我们身不由己。今日新闻说,电视剧《沙家浜》音乐被指抄袭 片尾歌一字不差,这次惹事的是大名鼎鼎徐沛东。

 

3、这个异化得只看结果不看过程的年代,名誉并不比经济收入更重要:花儿依旧有人喜欢,郭敬明的书依然有人爱看,徐沛东即使真的抄袭了又怎样,照样是音乐家。


上一篇: 那窗口的一束光!—读《迷失在阅读中》
下一篇:马云:我为何将搜索开战日定在9月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