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注:

春风文艺的水格是在北大中文论坛认识的,他的小说写的很好,已经出版的有《17楼的男孩》、《半旗》等,我喜欢那种青春无敌却略带忧愁的文字。以下是他写的一篇关于拙作《迷失在阅读中——北大考研日记》的书评,在此特别感谢。

 


那窗口的一束光!


 


/水格 


 


《迷失在阅读中——北大考研日记》是这么长一段时间以来我看到的最好玩的一本书。像是一个郁郁葱葱的窗口,为我们敞开了另外一个空间的所有。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太多人局限在自身的生活里无法自拔想象受到了极大的挑战,那些脱离地面的想象性文字与当下生活根本没有对比性,所以,当这样一部贴着地面行走的文字以青春的、鲜活的却又是严肃而庄重的姿态出现在我面前时候,我的内心充满了喜悦,因为它给每一个翻开这本书的年轻人提供了一个参照。


 


看惯了太多的虚构的小说、云里雾里的散文以及不知所云的论文之后,能看到这样认真洁净的文字是为对杂乱的当下的一次梳理:不乏思想的火花时时迸发,更多的是对生活的细节化描述以及清澈的感悟都是很好的参照。所以我说,读这些文字,对从大学走过的人来说,是一次温暖和舒缓的回忆;对正在读书或者准备考研的学子来说,这本书无疑是一本指导书,与同龄人一起记录的青春的点滴、感动还有奋斗。


 


和许多在北大读书的青年学子比较,这本书的作者许晓辉的经历不能说是多么与众不同,但却有其自己的曲折和故事:比如说,从北方小城初到北大的新奇和茫然;迷失中受到挑战的青春的尊严以及特立独行后的沉默;从计算机到中文的跨专业的理想的确立以及为了理想一个人所承受的孤独和坚持……


 


这是一本私人成长的记录史。


表面上记录的是一个北大学子三年的考研历程。


许晓辉的考研经历——无论是实用角度还是心理角度——都是有一定的借鉴作用。正像作者自己所说:“我希望有实用的信息和心理上的共鸣提供给走在考研路上的朋友,更期待渗透考研心情的文字能让读者体会一个群体的精神状态。”


 


仅仅从这一点上来说,它是多么可贵。在当下的中国,“考研”已成为约170万年轻人的选择。这显然不是一个小的数字。而又有谁关注过这样一个群体的心理和奋斗的历史呢?这样一本书的出现,它打破了一种尴尬的局面。对一个站在考研大军之外的旁关者对这个群体的认知和了解,它有着非常独特的作用——以个体的角度切入,充满了底层的真实充满了细节的描述——估计是很难在所谓的权威以及其他的统计数字中感知如此活生生的青春的气息与声音;而对考研人来说,在你“坚持”不下去的时候,在你犹豫的时候,在你失败的时候,在你觉得无望的时候…… 读这些文字,你会获得交流的欣慰,甚至是一种前进的动力。


 


而我更关注的是:贯穿在考研日记之后的作者的心绪。因为这些文字是一个人气质和思想的体现。我所认识的许晓辉,是一个热心、阳光而且充满责任感的青年人,像是邻家的大哥哥,笑容里都是阳光。


读这些文字,更容易走进一个人的内心。


对知识的渴望,认真和专注;对生活的热爱、仁慈和感恩;


他喜欢诗。


喜欢诗的人,都有一颗明亮、温暖而且单纯的心。


 


在书中,他不只一次提到了海子。而就在去年我们有机会见面之前,我在学校里刚刚给学生讲完了海子的《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在他的书中看到他对诗人的理解、对诗歌的诠释,对我个人来说尤其兴奋。如果单单从这首诗歌来探究诗人海子的最后走向的话,我觉得这首诗歌里有交叉的经纬,一条是世俗生活——“喂马、劈柴、周游世界……”,另外一条是精神理想——“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海子在这两者之中做着艰难的抉择,在诗歌的最后,海子选择了向死而生。他说我只愿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时候,其实他的选择已经出现了。正像许晓辉所说,海子并不厌倦世俗生活,甚至想好好的享受着这美好的幸福生活,但在现实和理想之间,显然理想更诱人。许晓辉在书中简练地说,“如果非要找一个放弃肉体生命的理想,我想海子认定还有一个超验的世界存在。怀着对耶酥的虔诚,他朗诵着《圣经》期待着神的驾临和天国的出现。”读到这里我深深被感染了。


 


2002326,参加海子诗歌朗诵会的许晓辉。


几乎是全书中最让我动容的一笔。


将乌烟瘴气的酒吧抛在身后,将那些教授、博士、学者等人抛在身后,将在烟雾缭绕中相互交换着名片和恭维话的商人、歌手和诗人们抛在身后,独自一人走在夜晚北京的马路上,我觉得那一刻,写这些文字的年轻人,第一次那么近的接近了海子。


他就在天空里。


 


而这一些,告诉我们许晓辉是一个多么敏感、细腻和值得期待的纯洁的人。


他的文字一样。


所以我向大家推荐这本《迷失在阅读中——北大考研日记》这本书。


2006314


 


(水格,80后作家。北大中文论坛小说版斑竹,现为春风文艺出版社编辑。)


 


《迷失在阅读中》可在当当网卓越网购买。


上一篇: 谁是读者·那个13岁的小男孩儿
下一篇:『有报天天读』不当嫖客去剽窃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