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1、我不擅喝酒,自己很少独酌,只是和朋友聚会时才会因了那氛围而凑热闹起来。和历史系的一哥们尝饮于北大东门,半斤酒鬼未曾饮尽,两人似乎都染了微醺的醉意。于是这哥们调侃说,中文系的不能喝酒岂不让人笑话?李白倘若真的醉了恐怕也不一定也得出佳句。

 

2、写论文期间自己买了几瓶小二锅头,价格便宜只有两块五毛钱,味道却也不错。此时的独饮全然是附庸风雅一样的自娱自乐,喜欢的是那小小酒瓶拿在手上的乐趣,而喝下一瓶酒往往需要周余时间。那次新镜报记者采访拍照时正好拍下了那样一张照片,只是酒姿并不优美,全然不是想象中的洒脱与豪爽。

 

3、曾住12楼433我上铺的兄弟江涛打电话说同宿舍的姜sir从瑞士回来了,有时间想要组织个聚会,这是令人欢欣的事情。有人说喜欢听昔日被我们称之为 “道长”(在北大读道教研究生)、如今被新东方称之为“留学教父”的王江涛的宿舍故事,我一直拖拉着没有写,我曾经要写一篇《12楼433》的,尽管我知道一定不会有孔庆东的《47楼107》精彩。而在12楼433的时候,我们每周几乎都要去北大西门的中意餐厅喝酒的,每人各有酒风都很有趣。

 

4、总是不自主的回忆起来,莫非是和我即将毕业有关?就像酒不醉人人自醉一样,过去或许并不总是只得留恋,而只是我们得了一种叫做怀旧的病。这病的解药也只有任由过去的故事重新在脑海中回溯一遍才能放下:既然当下世界都是我们的想象,对过去的任何重新叙述都是有意义的。

 

5、继续说喝酒。夏天到来,啤酒的主要作用是为了解渴。到超市沽酒,整箱啤酒太多,散装的几桶又太少,恰好有且只有青岛啤酒有这种6瓶装,很适合我这种不嗜酒的人。仅凭这包装我就买下了青岛啤酒,一个包装就能直接激发消费者的购买欲望,可见包装的重要。就像夏季里路上邂逅着装养眼的美女会频频回头一样,这包装占了魅力的七分,所以才有“云想衣裳花想容”,这六月的夏天也才会格外美好起来。


上一篇: 老徐的幸福生活·像鲜花一样盛开
下一篇:一个女人的幸福记录·又是徐静蕾

11条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