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1、可怕的不是周围没有可爱的女人,而是自身的感情中压根儿没有爱情这根弦。于是,对异性的爱只专注于异性的肉体;爱情还原为本能。


 


2、她洗完澡,用一块破毛巾把身体仔仔细细地擦干。风不停地刮着,天空开始出现急遽飘飞的一丝丝白云。她好象才觉得有点凉,返身拣起撂在黑色囚衣上的内裤。在她又转过身来的时候,一抬头,突然发现了我。


 


3、现在,我们两人干着一个人的活,干得很轻松,很默契。这突然使我想到:小农经济给人最大的享受,就在于夫妻俩一块儿干活!中国古典文学对农村的全部审美内容,只不过在这样一个基点上——“男耕女织”!


 


4、求婚,完全不应该是这样的场景。花前月下,海誓山盟,卿卿我我,分花拂柳,含笑不语。口舌生香,陈仓暗渡,桃源迷津……这不是谈判,而是两份情感的化合,立即就会在化学反应中产生出一种崭新的结晶。可是,这里的爱情呢?有爱情吗?去他妈的吧,爱情被需求代替了! 


 


5、她每天在我身旁晃来晃去。她是高傲的。她是放进斗兽场中的一只矫健的雌兽。她等待着我去征服她。但是,我头一晚上就感觉到了,觉察到了,明白无误地知道了,我已经失去了这种能力!


 


6、至此我才领教了,有比社会压力还要可怕的压力,就是家庭压力。一一地回忆在历次运动中受折磨而自杀的人,发现触发他们采取这一行为的最关键的契机,却是妻子或孩子给他们的刺激。这一刺激才使他们下定最后决心。


 


7、除了睡觉,我尽量不到里面那一间屋去。自我发现了那件事以后,房子里似乎处处留有曹学义的痕迹,曹学义的味道,曹学义的影子。他们是在哪里……是在炕的这一头?还是在炕的那一头?他们总不会在我睡的这一头来搞吧?我极力想从空气中捕捉到他们当时的一举一动:曹学义是这样进来的;她是那样迎上去的;于是他们这样拥抱在一起,那样厮缠着进到里屋;是谁抬手拉灭的电灯?是他,还是她?然后他们是怎样一起滚到炕上的?她的动作我是熟悉的,包括她的呻吟,那么是不是她在曹学义的怀里也把这些过程演了一遍?……我知道我很无聊,但我控制不住自己总要反反复复地如此去想象。甚至会在半夜中突然惊醒,皱起鼻子:是不是有一股什么东西混合在一起的特殊气味?


8、她两手捏着衬衣两片下襟,往两边一分,胸前一排按扣扑扑扑地全扯开了。那不是按扣迸绽的声音,而是一种撕裂开皮肤的声音;她拽开的也不是她的衬衣,而是她的胸脯。在我面前,两大团雪白的莲花似的乳房一下子裸露无遗,莲花中间是彤红的花蕊,花朵还在一池清水中荡漾。花朵和花蕊,都比我记忆中的更大、更鲜明、更具有神韵。石破天惊!我遽然产生了一种我从未有过的冲动。这就是爱情?我一伸手搂住了她……


  “你好了!”她的声音从很深很深的水底浮上来。


  “是的……我也不知道……”我笑了。一种悲切的和狂喜的笑,一种痉挛的笑。笑声越来越大,笑得全身颤抖,笑得流出了眼泪。


  “你还……能吗?”水底又浮上来模糊的声音。


  “能!”我恶狠狠地说。


 


9、即使魔法能使我再从那时开始生活一次,我从这里走回连队以后,还是会象去年一样向她求婚的。这一年,是我短暂的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我的预感告诉我,这一切都不会再演一遍了。今后我不可能遭到这样的屈辱,经历这样的精神痛苦,但也从此不会再有这样的快乐和这样的幸福。 


 


10   忽然,她支持不住了,象一个孩子精心搭置起来的积木在一刹那间全部倒塌,她冷漠的、冰凉的、严厉的表情陡地垮下来。她用拳头堵着嘴,呜呜地哭道:“我说,你章永璘,你生就了一副狼心狗肺!你走就走,跟我耍这些花样干啥?……其实你根本不用跟我要这些花样!你说一声:‘我要走’,你就走好罗!谁也不会拦你,谁也不会拉你……”


  


11 “哪能……你还年轻,找一个比我合适的……”我违心地安慰她。


  “算了吧,少跟我卖片儿汤了!”她擦干脸上的眼泪,红红的小鼻头噏动着,扇子般的睫毛上还沾着泪水,象湖塘上蒙着的一片湿雾,令人心醉。她说:“我以后再不找了,真的不找了,狗跟你说谎!还找谁呢?我命里不该有好男人。找着一个好男人还拢不住,要跑。那个钱,你带上,路上好花。我前两次离婚,都拼命向人要钱,要东西,打官司,这次跟你离,我心甘情愿送给你。你拿着好了,我还有三百块哩!”


  说完,她拧过身来,把富有弹性的乳房紧贴在我的胸口上,用一种仿佛准备决斗的火辣辣的语气说:  “上炕吧!今天晚上我要让你玩个够!玩得你一辈子也忘不掉我!”


  月亮升到当空。房里的灯一灭,月光陡然象瀑布一样向小小的土屋中倾泻进来。她的细声碎语在月光中荡漾。


  “……我告诉你,你将来是准不得好死的,因为你亏了心了……可是,不管有多少人给你送葬,送花圈,心眼里真正哭你的就我一个,你信不信?……以后,每到清明,我不管在哪儿,都给你烧纸,你就到我这儿来拿钱花好了……来吧,快脱了,还愣在那儿干啥?”


  我感到有两条火烫的胳膊将我紧紧地搂住,把我拉下去,拉下去……沉到月光的湖底。耳边,又响起从水底深处浮上来的声音。  “……你别忘了,是我把你变成真正的男人的……”


 


上一篇: 一个女人的幸福记录·又是徐静蕾
下一篇:私人生活行迹录·雕刻自己的时光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