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1、我是将《四面墙》当作报告文学或纪实作品来读的,它的作者“哥们儿”曾经有过入狱经历,尽管我也知道这其中有文学处理的成分但并不重要。这部成名于网络的作品也出版了,其中做了大量技术处理,敏感话题和过于放肆的网络写作手法被阉割掉了——对于这样一部展现那个暗黑角落故事的作品而言,这种处理在很大程度上破坏了对监狱原生态的忠实记录。因此,这部书最好去读《四面墙(网络版)[修订]》而不是印刷版。哥们儿还有两部作品叫做《黑马甲》、《残酷青春之背叛》。

 

2、人是一种极富弹性的动物,无论是刚强还是软弱者都会因为精神或肉体的伤害而改变自身弹性的等级。比如小说《四面墙》中的那些人们,尊严的定义在这里被彻底改写了。

 

   庄峰倒没太搭理这个茬,继续发动群众,挖掘蒋顺志的肮脏思想。最后又获得了一个重要线索,蒋顺志说过关于逃跑的话题。原话是:“要是能变成一耗子就好了,从下水道就跑了,省得在这里受罪。”

  庄峰总结性地喷出一口烟,探身把小半截烟屁股狠劲在蒋顺志的太阳穴上捻下去,正垂头接受帮教的蒋顺志惨叫一声,蹦了个高,心急火燎地用手在太阳穴上划拉着,不想当胸又被庄峰蹬了一个正着,嘭地撞到墙上。

  庄峰义正词严地说:“拉帮结伙,搞同性恋,还预谋逃跑,我早就看你危险啦,要不是发现及时,非出大乱子不可哪!”

  蒋顺志哭丧着脸,言辞恳切地跟庄峰说:“庄哥,我真的不想惹事儿,你看我老实干活,塌实吃饭,我招谁惹谁啦?”

  庄峰大怒,来不及整装,光脚就跳过去,拳脚飞腾,嘴里还不解气地嚷嚷着:“还不服气哪你!今天不打出你青丝玫瑰来,算你去年八月十五没吃带馅儿的月饼!”以前我听到这些生动的语言经常要乐,那天却怎么也笑不出来。

  庄峰气喘嘘嘘“腰歇儿”时,蒋顺志已经只有捂着胃口呻吟的份,除了鼻子和嘴汩汩流血外,脸上没有一丝血色。

  “庄哥,别打了。”蒋顺志有气无力地央求着,嘴一咕嘟,吐出一颗牙来。

  庄峰低头看看道:“呵呵,给我来个样儿看?捡起来吃了!”

  蒋顺志已经没有了表达意见的愿望,机械地蹲下,手抖抖地把牙拾起,塞回嘴里,就着血水,麻木地咽进肚子里。我看得一阵反胃。

  我突然注意到蒋顺志的鼻子有些不对劲,明显向旁歪去,阿英也看出来了,悄悄贴耳告诉我:“鼻梁骨断了。”

  庄峰说:“今天先到这里,算热身,今后看你表现。滚吧,洗脸去!”

  蒋顺志小心地摸着鼻子,往厕所去,毕彦在后面朝他屁股上一个飞踹,蒋顺志立刻妈呀一声踉跄前扑,倒在地上,膝盖吭地撞在坚硬的地砖上。

  我不知道一个人可以变多坏,但从毕彦身上,我知道了一个人可以变多快。

  庄峰可能没有看出蒋顺志的鼻梁骨出了问题,或者就是根本没在乎,洗了把脸,把血压制了一下后,蒋顺志又按庄峰的吩咐,只穿一件短裤,赤脚跪厕所的便池棱子上继续反省,要求是反省一集连续剧的时间。最后喊蒋顺志出来的时候,他已经快要冻僵,根本动弹不得了。估计多年以后,除了庄峰这个王八蛋,蒋顺志最恨的可能就是无休止的插片广告了。


上一篇: 驾驶乐趣·谁是我的情人
下一篇:校友聚会·谁说我们不团结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