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1、小剧场。与大剧场话剧相比,我偏爱小剧场那种逼近眼前的真实,那种演员在大开大合抒发情绪的震撼。早期看过孟京辉的《一个无政府主义者的死亡》、《盗版浮士德》,还有一些忘记名字的小剧场话剧。每次我都会选择第一排落座,仿佛我也是剧中人。北京的小剧场已经所剩无几,人艺和东方先锋是硕果仅存。部门活动是组织去看张广天的《圆明园》,在东方先锋,票价90元,上座率8成。

 

2、《圆明园》。导演过《鲁迅先生》、《切·格瓦拉》的张广天将大环保主题寄托于圆明园这个载体,融合了孟京辉式的搞笑,在文人理想与市场经济之间找到了平衡。张是一个文人,他试图在这不小剧场话剧中寄寓和传达太多东西,不仅仅是环保,更是对这个时代和社会的抨击。他让演员直抒胸臆的讽喻现实,有观众反感这种直白的说教,事实上这看似说教的东西也只是论据而非结论。也有轻松的情境设置,搞笑效果不错,主演李梅的表演尤为出色,如果没有她整部话剧要损失二分之一的亮点。演出结束导演、演员和观众对话,并无多少出人意料的观点和交锋,只是对李梅先拍电视剧赚钱再回到话剧寻找理想的现实主义思考所感叹——这个年代,即使追寻出世的精神理想也要有入世的物质手段才行,就像郭德纲靠写剧本来实现相声理想一样。

 

3、《中国》。这是一部记录片,导演安东尼奥尼用三个半小时来传达一个外国人看到的五六十年代的中国,细节丰富。我喜欢一切关于现代中国的记忆图像,比如《阳光灿烂的日子》,那是我未曾亲历过的世界,那是父辈生活的世界。《中国》用尽量少的评论来试图传到记录的客观性,但内容结构的散乱并无多少内在联系,或许这正是那个年代的逻辑。无论这部记录片是被禁止放映,但对那个特殊年代生活的记录却别有价值。对于过去我们的记录太少,以至于邂逅像《中国》这样有官方背景的记录片便如获至宝;如今是一个记录泛滥的年代,每个人至少都可以成为个人历史的记录者,博客是一种。


上一篇: 让我再专注一点·那几个获奖的博客
下一篇:李亚鹏王菲的一生比演出更曲折·从集体暴虐到集体同情的网媒狂欢

9条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